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9章 亭亭玉立——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算来几年来佳佳蓄意应承,处心积虑培养加深和原岭西省委书记罗杰、吴厅长一家的关系,也有背靠大树好荫凉、预备天有不测风云的意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周昌全离开岭西官场,侯卫东和几派势力貌合神离,又不能随波逐流,傲骨铮铮下去不免吃亏。

佳佳心有人情世故的复杂,却也有母性天生维护小家的思维,递上来自己削好的香莉,格格道,“还是吴阿姨心疼我,我先谢谢您,您知道为了我们家卫东,我从岭西建设厅才去了茂云财政局,再退一步,为了孩子调到北京,真正是围着他们爷俩儿转的四转女干部了,我还想趁着年轻,学些业务、干点工作呢。”

吴阿姨接了水果,乐呵呵看一眼女儿罗宁,点头道,“小佳有想法,不像我们家罗宁,有了两个孩子什么也不想做,都是做母亲的人了,还天天像个孩子,唉,什么时候冒出来四转女干部了啊。”

罗宁一边嘟着嘴埋怨母亲唠叨自己,一边扒拉牌桌中间的牌,看怎么一不小心点了炮,呵呵道,“妈,男领导干一天工作是:上午围着会议文件车子转、中午围着酒桌菜盘子转,下午围着桑拿澡堂子转,晚上是围着那些女人的裙子转。我们女同志也就比出四转女干部了,说是:清早起来围着灶台转,中午围着孩子转,下午围着美容院麻将转,晚上嘛呵呵,就围着老公转呗。”

佳佳怕吴阿姨听了上升到政治层面,故作严肃把可能引发的尴尬引开道,“宁宁,我看你最多算是三转,少了小勇部长那一转吗。”大家刚息了笑,又是哄堂大笑一番,朱小勇远在茂云任组织部长和侯卫东搭伙计。

罗宁脸稍红了红,也不免顺势叮嘱道,“小佳,咱俩谁也别说谁,慧慧在北京上了学,你也是少了一转,大家彼此彼此,你少这一转比我少那一转也好过不到哪里。你再茂云工作,够朋友的话,要帮我盯着点我们家小勇哦,我看现在女人能豁上去的有的是,就算男领导没有想法,难保下面的女同志没有想法,我听说江苏某市组织部长就是和下面女干部扯不清,坏了事情。”

吴阿姨白了罗宁一眼,“小宁越说越不像话,朱小勇是个老实孩子,你比出来的都是什么话吗?”罗宁吐了下舌头,做了个鬼脸。佳佳笑了笑,却没有接腔,其实佳佳也很信任朱小勇和罗宁的感情的,罗宁姿色差了点,但家门显赫,慧眼识了朱小勇,可是到茂云财政局任党组书记也听了些朱小勇的绯闻,也是偶尔和机关工会主席胡姐,谈起茂云最近提拔出去的女干部,有关驻京办郑红梅提拔正处转到沙州任职的事情,隐约带出了组织部长朱小勇起了作用。

佳佳私下和侯卫东提起,试探问道,“卫东,小勇和以前组织部的郑红梅有关系?”侯卫东顾左右而言他,又带些高深莫测道,“当然有关系,大家都是市委机关同志吗?红梅同志去了沙州驻京办任职,茂云也好沙州也好,驻京办不都在罗宁眼皮底下。”

看来朱小勇郑红梅这件事情,说不好传得就是真的,丈夫侯卫东是早就知晓的,还在其中有意做了什么安排。只这样提了一次后,佳佳当然就心知肚明了,此刻就带了些潜台词,爽朗答复罗宁道,“放心,只要在茂云,我帮你盯紧了,不过出了茂云范围,我可不负责哦。”

罗宁叹了口气,无意道,“这个小勇到北京几天,天天和卫东书记泡一起,在茂云着两人还没有待够还是怎么的?还好左右不过是你们两口儿,都能帮我盯着。”

佳佳心里一紧就觉出有些燥热,心道这几天侯卫东忙里忙外应酬,算足了也就铁州万书记提议岭西干部小聚的时候,见了朱小勇陪宁月书记一起去了。侯卫东何曾整天和朱小勇泡一起了,可现在,说什么也不能说破。

就听吴阿姨漫不经心道,“你懂什么,这组织部长不跟着市委书记,还能天天跟着市长啊,小勇决心从政就要要求进步,你就别有什么怨言,你看你爸六十多岁了,平时那里分什么假期不假期,也是天天从早忙到晚。”

下面自然是附和,佳佳就随着吴阿姨的语境,感叹着说了些心怀党的事业、情系人民群众的话,这些官太太说的很有套路,二厅目染之下熏陶日久也就带了官腔,外人听了会莫名其妙感到滑稽,可这些人说起来自然贴切得很呢。

慧慧开学第一个周末的上午,侯卫东夫妻两人一起参加了次家长会,看得出这些孩子们的家长很有修养,只是彼此顾忌身份都很矜持,个别部委间的熟人寒暄招呼,也是温文尔雅标榜着风度。侯卫东不怎么把这些衙门虽大权力不大的人放在眼里,三十多岁的年龄段,正是熬板凳的阶段,不上不下,侯卫东一方诸侯的感觉他们是想象不到的。

不想刚散了家长会,却接了李兵一个电话,“老领导,我有些想法想跟您汇报一下。”“嗯,我在北京,你的事情急不急?”“怎么说呢?不是电话里说的清楚的。”“哦,那你大概说说吧,是不是你在静海县拆迁引发上方的事,往大里说,围堵市委也算是群体性事件,在静海主持旧城改造,你搞的急了些,经验不够啊。”
侯卫东和孩子说好一起过星期天看香山枫叶,又变了卦,张小佳不免埋怨几句道,“怎么一说我爸妈来,你跑的比兔子还快。” “市委真的有急事,韩明和楚飞已经安顿好了,我也不吃中午饭了,你回去和爸妈说一声吧,慧慧姥姥姥爷家里住不惯,你就安排宾馆吧,别叫两面老人不愉快了。”在融洽家庭上,八面玲珑的佳佳也没有什么好招儿?苦笑一下直摇头。

从机场到岭西紫云苑小区,侯卫东接了李兵的三个电话,最后一次是李兵到了紫云苑小区泊了车,“老领导,我在小区等您,是,我刚到,就我自己,十分钟吗,好。”见侯卫东挂了电话表情很严肃,楚飞和韩明话很少,楚飞近小区了才说道,“侯书记,何秘书长打电话过来,市委办列常委会研究议题,看您还有没有补充的,材料我整理出来,还有南部新区服饰工业城奠基仪式一直等着您,您——-” “材料放包里,我看看,以后记住只要是南部新区的重大招商活动,我和鲁市长都要参加,叫市委办同志安排吧。”

送侯卫东进小区一般情况楚飞和韩明都要目送的,这次侯卫东一下车就连连挥了手,楚飞韩明也就破例省下注目礼。

侯卫东父母楼下车位有一辆沙州牌照的桑塔纳,李兵身材修长偏瘦,头发打了摩丝显得老成,一身衬衣西裤风格严谨,很有侯卫东的样子,侯卫东远远望见很有些笑意,可正和李兵交谈的女子让他把笑凝结了。

长发披肩,双手插兜,长相俏丽,亭亭玉立的正是郭兰,只听李兵呵呵拘谨道,“郭部长,你不打招呼我真的不敢认您呢,你怎在这呢,听说您现在做实业?”“我啊,住这个小区啊,呵呵,什么实业不实业,换换工作吧,李兵你可成熟多了啊,也做书记了,怎么看你就是一个小号的侯卫东。”

侯卫东听了好气又好笑,呵呵大步过来,“郭部长,在背后说我呢。”李兵看着郭兰惊诧的表情,笑呵呵起来,他是约好的一点不惊奇,接了侯卫东的手包,感叹道,“侯书记,真巧我在小区遇到了郭部长。”郭兰鼻尖紧张的沁出汗,玉面红晕映衬的妩媚,不解格格道,“侯卫东,李兵在这等你,这我能猜得出,可你也不能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