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7章 寂静拂晓——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邓铁军皱着眉默默抽着烟,被闻天强一番话激的打了一个战栗,冷汗浸湿的衬衣贴着很不舒服,尽管心里一阵咚咚作响,外表却不露声色,只是用抽烟稳定着心神,脑袋里千头万绪纠缠不休驱赶不去,毕竟闻天强说的太匪夷所思了。

涉及原在岭西的省委汪副书记、现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祝炎,还有其他模棱两可的省委领导,事关腐败、派性的问题,也带有政治斗争意味。看着闻天强眼里的那一片死灰,脸上刻着的绝望、疯狂,邓铁军暗叹道,“顺其自然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再扯也不会扯到侯卫东身上吧。

闻天强对邓铁军故作沉默很不满,眯着眼睛吸了口烟屁股,道,“ 老邓,怎不搭话了,吓住了。”

邓铁军被燃烧到手指的烟烫的一哆嗦,掩饰着咳了几下,也不辩解,转移话题道,“闻天强,也快中秋节,到时候组织上会特许你和你儿子通一次电话。有什么该交代的你交代一下,说句直白的话,最关心你的死活的,只怕就剩下你儿子了。”。

毕竟骨血连心,闻天强听了,涨红了脸很激动,这个世上他不放心的也就那么一个儿子,养不教父之过,对于喧闹浮躁的社会,闻天强担心儿子的未来,毕竟自己即将来一场生死离别,想给邓铁军说几句感谢,声音已经带出哽咽,忙低下头,克制泪水在眼里打转。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两人都无暇考虑对方的心思,良久闻天强才反复道了几句话,“邓局,还是别那样安排了,转告他好好做人,别怪我这个做爸爸的了,也不要恨社会,我的下场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说完闻天强仰着脸用手抹了一把,神情沮丧道,“老邓,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我的命怕不长了……自作孽不可活,没什么好说的,说来说去我只是个替死鬼啊。”

邓铁军发现闻天强说话闪烁、犹豫不决,不知道又要抛出什么重磅炸弹,冷静试探交心道,“凭心而论,卫东书记是好样的,你想想官场上真心做事的有几个,侯书记还不是想把茂云搞出个样子,你不配合市委工作也就罢了,倚仗地方本地派系的干部、动用公☆安力量,还四处搅局,你也是人称英雄的人,干警☆察谁不梦想做个英雄,可英雄与人民利益为敌,叫你做狗熊都没有地方啊,你是聪明人,凡事要释然些,毕竟人生百年,生不为人杰,死就拿起架子做个鬼雄吧。”

闻天强冷静多了,长叹一声道,“老邓,我不攀比你,说开了,穿上警服屁股想干净都难,自古以来不都一样吗?咱们在刑名之上玩的花样最多,可不是我们想怎样就怎样了的,咱不就是当权的枪吗?说句难听的,体制决定了的,不是我也不是你能左右的,侯卫东也不行,请拭目以待,玩不好也许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侯卫东吗,哼哼,我就不说了,我从不相信什么信仰、理想,只知道要手下兄弟们死心塌地的跟着卖命干?不能没有那个,谁没有妻儿老小,谁没有亲朋好友,人情社会关系抛开不说,指望那点工资,哼—-”

邓铁军沉默着,递给闻天强一根烟,心里冷冷道,闻天强经历绝对没的说,心里有愤慨尽着他说吧,说开了公☆安系统的事情最经不起扯,常和犯罪打交道,黑道手段花样翻新,这个社会就是大染缸,想干干净净不沾染都难,做警☆察也好做公☆安局长也罢,不抓还罢,一抓挑出些把柄那有的是,只是大家都默认一点—–做什么不要出了格,可这一条最难掌握,什么是这个格的标准呢。普遍公认原则是领导的容忍度吧。

闻天强接了烟,看着邓铁军一脸冷漠的又打开一盒大中华,眼馋嘿嘿道,“老邓,把烟都留给我吧?”邓铁军也不犹豫就扔了过去,然后慢慢起了身,“多说无益,好好想想我的话,你好自为之。”一脸叹息转身要走。。

闻天强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突然脱口低沉道,“老邓,银座顶层大套房里藏了两个笔记本,一个是西路国房局刘康的,一个是我的,内容绝对有火力,我相信你能找到,你有那个本事,找到了帮我转给侯卫东。老子心狠手辣做下事也不后悔,茂云地面儿是讲江湖义气的,就算我还他孩子一个情,侯卫东不是想做实事、想了解内幕,主动权给他,看他能不能对抗的住。”说完阴沉的呵呵冷笑,有嘲讽有奚落,又带出癫狂病态。。

邓铁军听了稍微停顿一下,走了出去,邓铁军狠狠心道,他妈的你也有装好人的资格,谁知道这个王八蛋此举是什么心,真的把伙同李建山搜刮来的钱财送的去向还有证据都翻出来,加上刘康记录在西路大宗矿山资源改制交易的内幕,除了川东省委汪书记、岭西省委组织部祝部长,也不知道还要扯出多少人物,李建山怎么跑出去的始终是个谜,要知道省政法委书记郑少良可是汪书记线上的人啊,他妈的,闻天强这是帮侯卫东,还是给侯卫东下套子啊。

也许是闻天强不甘心单单把自己搭进去,要主动曝出自己背后的黑幕,除了侯卫东他还能指望谁呢,可侯卫东能以此为线索查下去吗?一个小小的地市书记,发展地方经济,调配好干部配置才是正经事情,治安治理到位,明哲保身才是首选,真的反腐败打击面过大,侯卫东又握住更多上层人物的辫子,说不好就成了众多上层人物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出于职业敏感,邓铁军在市公☆安局办公室合了杯浓茶,已经是将近拂晓时分可,这个时候是最寂静的,灭了手中烟,还是打电话布置了人手,亲自去银座会所了。。

这里曾是茂云最大最有档次的宾馆会所,目前处于查封状态,还没有显出被遗弃的破落来,目前还看不出市委市政府要挂牌拍卖。站在昔日车水马龙彻夜灯火的银座宾馆,邓铁军不紧不慢审视着顶层,在那套房暗格里的两本笔记本就像猎物,正在某个角落诱惑着邓铁军这个老猎手,邓铁军此刻难以控制自己,夜长梦多,管他山高林密、天黑水深,只是一条他知道,闻天强不像说谎拿他开心,那么不拿到手东西就是睡不着觉的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