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6章 冷汗沁沁——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闻天强养尊处优惯了的,在位上的时候形象像一个充了气的蛤蟆,还是有点气势的,如今心境使然整个人急速瘦下来,一脸的褶子,怎么看怎么猥琐。邓铁军冷眉冷眼坐着,双手抱臂一动不动,用鹰一样的眼光盯视着隔着铁护栏的闻天强。

对着盯了一会闻天强软了下来,浑身上下不自在,下意识的抚了抚灰白的短发,叹道,“老邓,我是立过功的,我就一句话,还能不能活下来,如果市委真的给我弄个死刑,我接受不了,我现在就一个要求,我要见侯卫东书记。”从知道老领导市人大主任李建山潜逃出国,闻天强崩溃了,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替罪羊是当定了,所有官面上高层关系脱离开李建山间接居多,,他妈的李建山就是个老狐狸,一走了之,这是叫老子顶缸。。

邓铁军听到这里,冷笑着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见闻天强巴巴几下嘴唇,就顺手扔给闻天强一支,轻描淡写道,“闻天强,明说吧,侯书记不在茂云,在茂云也不会见你,你那些栽赃陷害的把戏对付你当年拘押的那些嫌疑犯行,对市委领导,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闻天强贪婪的抽几大口香烟,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别说是送给了侯卫东的岳父母,就是送给他本人,没有得力实证,没有省委授意没有上级纪检监察、检察院部门干预,又能怎么样,闻天强还有一个救命稻草,不甘心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也不是和侯书记过不去,怎么说我没有背命案,平时不检点是有的,公务招待花点、下属送点,乱搞了些男女关系,怎么也不至于量刑那么重,再者,我见侯书记是有重大立功报告。”。

邓铁军很看不上闻天强怕死、不知羞耻的样子,皱着眉头道,“你还没有好背负命案,别的不说,西路的两名干部不就是断了你的财路吗?你就指使人敢实施谋杀,还有,侯书记家的小女儿又碍你着你什么了,连一个小女孩也不放过,你连做警☆察的格都没有,实话说了吧,再审、最高院复核这样快,不是茂云公检法能做到的。”、。

闻天强耳边就像打了个晴空霹雳,茂云司法程序进行得快,上面批复也很快,肯定有省政法委的意思在里面,那么李建山和自己攀附的省政法委郑少良书记是什么打算,保自己的人迟迟不见动作,难道是舍车保帅,难道是快刀斩乱麻,开口的机会也不给了吗,闻天强的冷汗刷得下来了,一时脸色煞白煞白的。

这段时间开了几次庭了,和律师见几次面,都说过什么,闻天强记得很清楚,虽然在政法战线敢了这么多年,其实司法程序闻天强了解的并不多,邓铁军见闻天强傻傻的样子,斥道,“闻天强你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有罪就顶着,要不是你曾经是茂云公☆安局长,我也不会见你的,也算给你提前送送行,我有言在先,没有受任何人的委托,这样说,是要你放弃幻想,心平气和面对这个结果,如果对家人有什么交代,我可以帮你,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闻天强又接连抽了几根烟,稳定下心神,整个人彻底垮了,“老邓,我死也值了,该见的见了,该尝的尝了,该玩的玩了,穿上警服,我也理想主义过,可现实就是现实,你也别撇清,我不信你在沙州基层派☆出所的时候,就不搞扫黄抓赌那一套创收,我就不信你们沙州公☆安内部没有下达过破案指标,你就没有违反原则办过案子吗?远的不说,就是这次茂云打黑除恶,侯卫东给局里的经费够吗?跟你的人逼供用过刑没有,又黑了多少赃款,你会不知道?哼,成王败寇罢了。”。

邓铁军沉默不语,只是抽着烟看着天花板,真也好假也好邓铁军只当做是闻天强怨天尤人,对待一个落马面临死刑的人,可以豁达些不要烦躁,在闻天强一个话语停歇的间隙,邓铁军淡淡白开水般。道,“闻天强,你是一个曾经被称为警界英雄的人,我相信你的社会资历、社会阅历、能力、智商不一般,甚至说你有超越常人一部分。所以理解社会,对于你来说应该不难。说这些现在有意义吗?”

闻天强也感觉自己义愤填膺过分了,邓铁军看了几下手表已经有走得意思了,邓铁军一走,恐怕以后再也没有人来听他说什么了,他这种身份,咆哮也好侃侃而谈也好,拘押监视的干警只会当他是疯言疯语,不散传、不记录,这是纪律。。

闻天强下了下决心,叹道,“老邓,不管侯卫东到茂云后,是不是和我不对付,我绝对不是他抓住的大鱼,李建山也不是,我是彻底认栽了,真正的高手我说出来只怕吓坏侯卫东。”

邓铁军屏住呼吸,暴风骤雨就要来了。。

果然闻天强冷笑道,“李建山后面站的是谁,只怕岭西官场上的老人,都知道,这个我一会再给你说,西路国房局刘康被黑掉了命,是我下的手,但高兴的只怕不只是我,涉及我和李建山的就一个金矿一个煤矿,可是我的人在刘康办公室日记本上查阅到原茂云市委书记祝炎经手改制的西路几个集体矿业公司,分别打包作价2200万和5600万出让给了飞达和东晶矿产公司,其中漏掉了采矿权,这一项就折合十几亿,飞达张木山一贯出手阔绰的很,东晶矿业的李总李晶是个风情万种的未婚女人,据说上她床的都是省领导才有资格的,这幕后有什么交易呢,以前祝炎为什么不动我,侯卫东以前是他的秘书,也叫侯卫东查一查去啊。”。

邓铁军背后隐隐沁出冷汗,闻天强这个疯狗真敢咬啊。现实生活中各种以权谋私的行为多如牛毛,如同平时开车违法靠边占道一样,通常抓住贴单子的还是少数,就是逮住的,也要有些办法出路,前提也是让别人过得去。如果他做得太过分,有人过不去,他就有可能被掀翻。许多贪官落马,并不是因为贪污,也不是因为他贪污的数额巨大或者运气最差,而是因为他把别人的路堵死了。现在闻天强死狗一条,只怕要把知晓的吐个底朝天,这就是侯卫东不见原因,邓铁军忽然意识到在给自己无形中埋下祸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