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5章 另有玄机——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病房楼已经很是寂静,深夜挂急诊的人本来不多,所以四下更是寥落,周昌全和侯卫东低声聊着岭西人和事,时过境迁,位置转换,两人已没有场面上的可以,一切是随意率性,一点也不尴尬生分了。

侯卫东围着周昌全还是一贯的默契,特别搀扶着老领导去卫生间小便的时候,仿佛回到在沙州做秘书的时候,时间就是沙漏里面的沙子,流失的无声无息,其实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就像一个哲学观点,唯一不变的是变化。

对于久历官场人事的人,感慨时间变迁更是别有一番滋味。两人情同师徒,如今一个如日中天,一个夕阳西下,周昌全更体会出不带出几个嫡系人马何等寂寞,可有的带出的嫡系微妙反目的也不少见。问题出在权力场,这里就是这样的怪异。

侯卫东忙前忙后,周昌全也不客套,退下烧清爽好多舒适半躺下来,叹了叹道,“人不服老不行啊,什么免疫力都下降,多吃一口海鲜就打了吊针。”

一般情况周昌全很少嘴碎,平时也只问侯卫东官场人事。岁月不饶人,只有落寞的人,才不再惜字如金,侯卫东见周昌全很有谈兴,就呵呵道,“海鲜这东西,还是和饮食习惯有关,我们不像海边的人,他们的肠胃和我们不一样,那是基因决定的,别说您,就是我前几年体格很好的时候,去青岛参观,晚上猛吃了次大排档,晚上也跑了几次卫生间的。”
周昌全呵呵笑了笑,带些思考道,“说起青岛,他们那些海边城市优势真是得天独厚,抛开上层政策这一条,就是海运港口,海景观光旅游,海产养殖捕捞,招商引资便利,又有历史发展的积累,可谓要什么有什么,我们内陆省份无法比拟啊。“

侯卫东也感叹道,“特别像茂云这样的内陆山区,除了矿产资源,好地无三分,好路无百里,人事关系又复杂,谈发展难啊,在任期内能把茂云的经济总量追平2005年的沙州,我就心满意足了。”

周昌全皱了皱眉头道,“茂云的发展框架搭建的很好,可以说一个地市经济上升途径,虽然说要因地制宜,可都是大同小异的,今年茂云GDP增长点是多少?”

侯卫东嘿了嘿,道,“中央近几年一直是8,我们茂云市委市政府也是力争上8的,前段时间市委市政府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忙于搭好发展架势,其实财政税收形势还是很紧张的,说到GDP增长量这里面玩的多是统计伎俩,数字游戏,老百姓爱说GDP,除了G和D,剩下就是屁了。基层也有顺口溜是:乡哄县,县骗市,市瞒上,一瞒瞒到党中央呢,依我看还是踏踏在基层踏踏实实干几件实事好些。”

侯卫东有意把打黑除恶说成优化经济发展环境,也很得意自己这点变通,那个提法过去不在意,现在看太直观,目的达到就可,口头文章还是要注意,这样提法是和省委低调和谐发展的基调保持一致的。

周昌全不在意侯卫东这一点改变,对侯卫东的GDP看法倒觉得很有提醒的必要,原茂云市委书记祝炎就是做足GDP数字的文章,疏通人脉关系腾达上去做了省委组织部长了的,在岭西省,省部级领导主要起飞的机场是岭西市、铁州和沙州三个地市。

岭西市是省会城市,省委常委兼任书记、市长,铁州和岭西经济总量一直争执第一,岭西本地干部对铁州不怎么感冒,上次省委班子微调,铁州沙州本来就是起飞省部级干部的飞机场,结果鹬蚌相争就给了原茂云市委书记祝炎进入省委常委的机会。说到提拔重用,上层看什么,只有比人脉看政绩,政绩是什么,就是数字,至于含不含水分,就看有没有人和你较这个真。

周昌全冷峻中带着慎重,道,“卫东,中央定的这个8可不是随意定的,里面是有科学考量的,改革开放说到底就是发展增量带动存量改革。通俗来说就是先把蛋糕做大,再来解决分配的问题。GDP增长点保8,根源在于就业压力,要知道一个GDP增长点大致能创造二千万到三千万个就业岗位,8个点就能基本解决就业问题。不管是不是承认,我们的失业率是很高的,就业问题可是保持社会的基本稳定问题。卫东,你想想,当前社会保障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人民群众没有工作或者说没有饭吃,物价稳定的工作又很难控制,整个社会会是个什么情况?”

侯卫东握了握手,态度很恭谨但脸红也是不红的,在老领导面前侯卫东这点厚脸皮是可以有,现在上下级都讲修养,批评都是含蓄的,一点重话也不给的。在省政府副秘书长位置上,侯卫东跟着周昌全历练过,视野开拓不少,可是毕竟是就事论事,说来还是秘书工作多一些。

侯卫东不是从政要求要懂得政治、领悟政治,要对政治感兴趣。究其个人的本性和素养,www.guanchangbiji.info还做不到怎么将自己政治理念与发展地方经济有机相结合的,那种担当天下的气魄不是厅级干部能有的。

侯卫东的政治理念说的通俗些,是有大有小的,侯卫东眼里的大政治就是中央的红头文件,如果红头文件学不好、看不懂、领会不透,做什么事情都不得要领。所谓小政治就是岭西省委常委们一个个的脸色了,当然侯卫东最关心的是钱永年的脸色,作为市委书记到了他这样的位置,也只能以省委一把手为中心。

侯卫东已经很疲惫,周昌全委顿还可以打个盹,下完液体已经是二点多了,侯卫东一边搀着周昌全下床活动疏通筋骨,一边道,“洪阳想过来看看您,你看是不是——–” 侯卫东知道周昌全强势,不喜好别人看到自己委顿病态的一面。

周昌全沉思道,“来就来吧,老秘书长吗?只是叫他别太费周张,我看他是又想动动了。宁月要上去了,沙州班子谁又能没个想法呢,可此一时彼一时啊,现在岭西很复杂,我看这个招呼不好打。”这些侯卫东或多或少知晓的,细节周昌全不说,侯卫东就不可以问,现在侯卫东考虑的都是自己一亩三分地,不管他人是与非的。

就在侯卫东和周昌全在北京奔波病房的时候,几千里外的茂云☆**局秘密看押闻天强的驻地,正进行一场谈话,一个是冷面的邓铁军,一个是落水狗失魂落魄的闻天强,这个压抑阴冷的地下审讯室,一股霉变的味道阴魂不散的漂浮着,似乎预示一切另有玄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