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4章 神采奕奕——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想想宁玥说的有道理,只怕洪阳是要找周昌全和自己谈谈,洪阳自己人脉搭桥修路也下了功夫,可是关键时刻,根基毕竟是在周昌全这里。洪阳的电话多少让侯卫东有些不自然,如果和宁月留宿过夜,将来不拘什么场合,比对出来就不妥当,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侯卫东叹道,“我还是回去吧,刚搬过来,家里说不好就有些什么事情。”

宁月不管侯卫东说的是不是托词,她这样的女人还是不一样的,一点没有小女人纠缠姿态,雷厉风行穿衣起床,温柔道,“回去也好,反正我一个人惯了的,我送你。”侯卫东听了有些难为情,婉拒道,“你还是别动了,这么晚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宁月一边系纽扣一边呵呵道,“你知道在哪里,就敢说打车回去。”侯卫东见宁月胸口那一抹雪白被遮掩起来,真感叹宁月养尊处优保养得当,冷面霜解还真是美艳不可方物,侯卫东来的时候,酒意最浓,一路流光溢彩,迷迷糊糊的,侯卫东还真不知道身在何处,宁月见侯卫东恍然状,更呵呵的乐,等两人一前一后从卧室到外边大厅,侯卫东有些惊诧好大的房子。

从室内的电梯间到地下车库,侯卫东叹道,“宁月同志你也太阔绰了,在北京这样的别墅了不得。”宁月笑了笑“我是借住的,不过这里真的不得了,就说住的演艺名人就不少呢,你家妞妞再长几岁追星的话,就搬到这住,呵呵”。 侯卫东打趣道,“就是追星,我也让她追美若天仙的宁月阿姨。”宁月啐了一口,也没有解说住了那些明星,等车出了别墅区,侯卫东回头看时,背后黑黝黝耸立着一个城堡模样别墅,四周灯光稀疏,大概是在京郊了。

绕城环道到了子夜仍是车流络绎不绝,只是好于白天拥堵不堪,,京城夜生活奢靡铺张、纸醉金迷,正是火树银花不夜天。侯卫东回家还不到十二点。侯卫东要下车,宁月也不矫情,两人很友好温馨拥了拥,侯卫东说不清对宁月是什么样感情,是同事是盟友,是情人是友谊,一切不经意发生,即不拖泥带水缠绵又没有生死相许情痴,是惺惺相惜或许是相互欣赏,但有一点侯卫东清楚,两人绝非只是贪恋一时的男欢女爱,也许是官场疲惫和高处不胜寒的心境,才有了两个有共同感悟灵肉的相偎相依吧。

老式四合院是闹市中的僻静,红灯笼映着老墙老宅门,缺的也许是更夫梆锣之声,侯卫东心里比较着别墅和四合院,感觉还是四合院更具魅力,这片区域据说要列入胡同保护了,这里面有一种文化遗产的味道,说白了住的一二百年的老房子,就是文物了,文物能用价格来标注吗?侯卫东很自信这笔投资,尽管自己创业得来的积蓄都投了进去,自己也没有什么犹豫,合伙办起得李晶公司的股份早舍弃了,以后大手大脚恐怕不是办法,想来这么多年也就置办了多处不动产。

侯卫东想不到佳佳还没有睡觉,在书桌上记录着什么,淡黄灯光很温暖,映衬佳佳俏脸妩媚精致,看着佳佳聚精会神一丝不苟,侯卫东有些好奇一边掩饰自己的心虚,一边换鞋开口道,“怎么还没有休息呢。”

小佳头也不抬,抿着嘴唇若有所思道,“是这样,我把家里的,还有慧慧学习方面的,只要是用得上的电话号码,全部综合记了个本子,这样爸妈有什么事情,到时不至于手忙脚乱。”侯卫东听了很不以为然,手柔柔落在妻子的肩上,很关心俯下身子看一下,只看有送牛奶的、水电煤气收费的、修理家用电器的、补习班的、辅导外语的、定期清洁的、还有上门体检的,就连公众服务的电话号码也都眷写工工整整的,侯卫东点头呵呵道,“好详细,不愧是管理财务工作的领导,不过家里有家政公司打理,你这样也太小心了吧?”

佳佳白了侯卫东一眼,嘟嘴不满道,“怎么用不着,你管好自己喝酒应酬,你先回去,我还能陪爸妈孩子在北京呆几天,能多做的多做一些,到时说不定就用得上,爸妈毕竟有些年龄了,爱忘事,小心不为过。”

侯卫东靠在春凳上解衬衣纽扣,感慨道,“难得清静啊,看来这个地方养老真的不错。”佳佳嫣然道,“现在就想养老了,退下来就有你受得,你看周省长,今天多吃了一些海鲜,折腾半宿了,上呕下泄的,叫车看看去吧,政协办公厅的一个什么处长有事竟然没有安排。”

侯卫东大吃一惊,“只怕是急性肠胃炎吧,你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不行,我要过去看一看。”佳佳披了衣服道,“慧慧倒是没有事,我带些**过去坐了会,估计还是周省长肠胃不好,和慧慧喝了碳酸饮料的缘故。”

侯卫东从两家间隔开的月亮门过去,一边掂量,周夫人开门的时候眼红红的,周其昌躺在床上,脸色腊黄,戴着老花镜翻看报纸,见侯卫东夫妇紧紧张张过了来,不好意思道,“大惊小怪的,不就跑肚子吗?”侯卫东上前握了握周昌全的手,有些发烫,道,“老领导不能大意,还是去挂挂液体吧。”

周昌全没有了刚才的坚持,周夫人顺势提过来鞋子给老伴儿穿鞋,见周昌全下床的时候腿都有些抖,侯卫东有些心酸,在岭西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有点感冒发烧的,只怕卫生厅省人民医院要组织某某同志医疗小组的,在北京周昌全还不算是完全退下来,心态已经变换的不愿意轻易麻烦人了。再说到这个级别,老干部往往还有比秘书比专车风气。这次去医院有侯卫东这秘书绝对说得过去。

侯卫东按照正常医疗程序就诊,直接就在急诊室挂上了液体,诊治医生是一个年轻人,刚出医学院的一般情况夜间值班,皱眉道,“来的很及时,年龄大虚脱就不好了。”侯卫东习惯前呼后拥鞍前马后,自己楼上楼下缴费拿药的有些喘,听了和妻子面面相觑直道侥幸。

留下侯卫东陪护周昌全,小佳陪着周夫人回去休息,周昌全小憩片刻,侯卫东带了酒的人,倚靠沙发就容易犯困,就在病房里蹑手蹑脚围着液体转,通过大楼的窗户,车流已经稀少,从宁月别墅郎情妾意温柔乡走出来,和现在孤单单陪护,真是天壤之别,但对周昌全的情分让侯卫东说不出的心甘情愿。

侯卫东突然有抽烟的冲动,这是寂寞犯困是最大的憧憬,周昌全烧退下清凉些,腿部僵硬的不舒适,动了动,侯卫东过来低声道,老领导好些了吗?”“哎,老了,卫东,你坐下来,咱们唠唠。我看你现在心事很重啊。”“还是工作压力大一些,孩子在北京上学我没有后顾之忧,好多了。“
周昌全太懂侯卫东心高气傲了,叹道,“也怪我,一心把你提上去,年轻人有时候历练不够,不是拔苗助长的事情,偏偏你是做事的心火旺。”侯卫东盯着周昌全道,“老领导,我做事做的有什么不对吗?”周昌全眼光内敛,直视着侯卫东道,“你是不是和祝炎不合了。”着正是侯卫东绕不过的心结,最大的心事,直接被周昌全点出来,心神一震无语良久。

周昌全叹道,“旁观者清,我揣摩这件事情很久了,茂云窝案后有三股势力,一个是李建山闻天强,一个是祝炎培植的,一股就是以你为首的新生派,过去李建山和祝炎貌合神离,但能做到互不拆台,可你倒好,新官上任三把火,祝炎能支持你打下李建山、闻天强,能支持你再揭开矿山的幕后交易吗?还是尽快把闻天强案子了了,我不在岭西真担心你被人下了绊子啊。”

侯卫东强作笑颜,圆融道,“谢谢老领导这样关心我,其实打掉闻天强,市委的工作能打开局面,我也不关心李建山后面还会有什么人,祝部长也是我跟过的领导,虽说交际很杂,难免有些负面的东西,但是我相信祝部长的未然,也会支持茂云市委的。茂云中心工作省委做过指示,茂云会紧紧扣着这个中心点去做的。”

周昌全笑了笑,很满意,侯卫东现在时省委管的干部,只怕除了省委书记钱永年,没有人能轻易动得,周昌全担心的就是侯卫东有一往无前的精神,现在侯卫东自己已经表明妥协了,周昌全也就放心了,做政治就要这样,既有原则,又有妥协灵活,该妥协的时候就要妥协,该灵活的时候一定灵活,该让步的时候就要让步,该迂回的时候就要迂回,这就是政治家的素质,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的三起三落就蕴含着这样的政治理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都是斗争不到最后的,不保护好自己还谈什么做工作呢。其实侯卫东无奈的“原则上”的灵活,也将成为一种新的不正之风,既不利于风清气正,也会构成对群众利益的一种伤害。原则就是原则,而不能有什么“原则上”。可是谁都无奈躲不开现在官场的规则制约。体制之下概莫例外吧。
侯卫东为周昌全正了正靠背,又倒了杯热水,周昌全很有谈兴,“我一直很关注茂云局势的发展,可以说在舆论上、在法学界的学术研讨上,茂云市委工作做的非常好,不过打黑除恶中关于公☆安的执法程序问题、关于审判检查权的独立问题,还是要注意些方式的,有个教授撰文说什么尊重独立司法对于手握大权的人一样重要,眼下掌握大权的人是根本不会意识到这种独立性的价值的,但一旦他本人也沦为阶下囚,也许会猛然醒悟,会清楚认识到,没有独立的司法,法律是不会起到公正的作用的,也就是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这说明什么,说明对茂云打黑的探讨,已经到了法治、人治的论题了。”

国外有思想家曾经说民主的一个特征是,所有的政治问题,最终都会转化为法律问题。国内的法律问题往往以此来反推,反之引申政治斗争,茂云打黑除恶已经有人说是侯卫东派系打压本地派系了,随着李建山潜逃,闻天强伏法在即,侯卫东政令畅通,茂云打开了一个良好的局面。

侯卫东笑了笑,“我那几把刷子还是学了您的皮毛,政治不政治我不管,谁阻挡茂云的发展就是和市委过不去,就是和茂云四百万人民过不去,我很想您有时间,到茂云走一走看一看,现在城区建设框架是以前的两倍,市委重点攻坚任务四个,都有指挥部在一线,南浦区改造、南部新区、岭云高速、乙烯项目、招商引资,一线干部是没有节假日休息的,端了国家饭碗,总要讲一点奉献的,如果这方面说我侯卫东搞人治我就认了。法律层面说我人治我是万万不认账的,那可是公检法依法办理、法律专家研讨的,呵呵。“

周昌全呵呵道,“卫东,我不服老不行,我敢说这一手我可没有教过你哦。”侯卫东红红的眼圈疲惫的脸色,也变的神采奕奕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