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3章 赠礼转送——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羞红玉面遮罗袖、
春意昂然懒起妆。
官场易求无价宝,
人生难得有情郎。

宁玥、侯卫东习惯宦海生活中克制七情六欲的,如今分离日久又难得一聚,也就不拘一场风流罪过了。两情相依相思苦多,又何堪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夜色静谧偎依不语良久,侯卫东突然想到什么,沉吟道,“嗯,胡Z在不在京,我回去只怕高速招标的事就要定下来,你通知一下他本人吧。”

宁月觉得裸出的胳臂有些凉,拉了下蚕丝被,一边粗粗回忆一下,颦眉道,“他应该出国了,不过在岭西留有竞标的班子,你那里该怎样就怎样吧?只要公正公开,他拿下岭云高速应该没有问题。”其实大家都知道插手工程的那些事儿,私底下也不知道窥探这块肥肉的有多少人马,副书记吴北京就曾向侯卫东抱怨,“侯书记,从分管高速建设协调工作后,我头都大了,整天就没有清静过。”侯卫东呵呵一笑,“北京同志,总的来说一句话,任重道远,我们市委班子成员互勉吧。”吴北京可以推诿不得罪人,侯卫东就是坚持原则不讲情面,也要做到不给自己种祸才好。

侯卫东想着想着出神,不由喟叹了一声,宁月明眸善睐,呵呵道,“卫东,别那么整天深沉,你只要不捞取钱,哪里来那么多感慨,哪里来那么多担心,据我了解,在岭西地市一把手里,只怕你风头是最劲的,现在都在学习茂云发展模式呢,打黑除恶保平安,打造新区谋发展,城市建设上品味,招商引资什么什么来着—–”没有说完,自己已经笑呵呵。

侯卫东宁可相信宁月是打趣自己,一边坏坏的抚弄宁月的温柔,一边谦虚说道,“那是岭西报王成玉的意思,为茂云发些宣传报道,工作还好做些。”私下工作人员都说市委书记最重视的是组织、纪检工作,这些是党委序列中把握实权的要害部门,可是地市领导想出头上位更上一层楼,只怕最得力的方式是宣传,大的到人民日报,小到内部刊物和网络,宣传出导向,宣传出经验,宣传出政绩。若是一味埋头苦干拉车卖力,只怕累死也是没有人知道的。
宁月故作扭捏推开了侯卫东放在胸前的手,低声道,“正经一点说说话啊。”侯卫东刚有想法就泄气道,“那你别给我戴高帽子,灌迷魂汤了,现在国际上说中国崛起,就称之为中国模式,最多称的上模式的,也不过比拟到省直辖市级别,茂云一个小小地市传出什么模式,是要惹人忌讳的,还不说我想进步想疯了啊,我有自知之明。”

宁月凝视侯卫东呵呵道,“说你胆小吧你什么都敢干的出来,说你胆大吧,行事小心谨慎的很呢,其他不说,就说你衣着装扮,怎么看像一个小老头,我看场合允许你还是休闲一些。”

侯卫东没有心思调笑,侧身紧紧拥一下宁月,忧郁正色道,“我比不得你啊,低调才是正经,明面商周省长离开岭西,我从市长升任了书记,可茂云的一些人一些事越加敏感,其实现在的我,没有什么根基可言,不谨慎小心些,一旦授人以柄,只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宁月何尝不知道侯卫东处境,关于地市领导的举报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往往是在提拔关头敏感时期,可关于侯卫东的举报连续不断很不正常,甚至还有沙州的举报,涉及在沙州合开煤矿,私生活腐败云云,就是茂云现在的局面,只怕想奋力做些事情很难,时下买官跑官盘根错节的关系派系网中,很难说谁是清白的,官场就如大浪淘沙,泥沙俱下,谁又能没多没少有些灰色的收入呢。

茂云的反腐打黑,如果真的铁面无私猛力去做,最后的结局极可能把大家都打进来。说不定还会向上层攀咬,茂云整个党政队伍的集体贪污、共同腐败在历史上是形成过窝案得。

其实各个地市这样复杂的局面都有,只是茂云这个地市过于明显,到了要力挽狂澜的时刻,侯卫东想拿出政绩不得不做,大多地市还在慢性没有病发的阶段,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做罢了。侯卫东要是一追到底式的铁面反腐,其实就是一个事关茂云的生死劫。
别说侯卫东,就是省委书记钱永年在茂云讲的话,其中除恶务尽、斩草除根的部分,也许只能说说而已,真的打起黑恶来,还是钱永年在茂云那晚指示的意思:一切须适可而止,见好收场。这是体制内的人都再也清楚不过的道理,发展才是硬道理,发展经济是市委市政府的基础性工作。

宁玥看着侯卫东心事忡忡,有些心疼,自古官场痴迷的男人多于女人,宁月上到一定级别,很想位置超然一些,可大丈夫讲的是不可一日无权,宽慰道,“卫东,你本着你的原则去做,有需要上面说话的时候,我相信会有人支持肯做事的同志的,我和你商量一个事情,我把你送我的画我转送出去,你不介意吧。”侯卫东呵呵道,“送给你就是你的,我在意什么,大不了我再准备礼物送你。”“有人喜好收藏这个,我藏了那件,说不定就埋没了,我送过去就说是侯卫东偶然所得,知道您老爱收藏,特意嘱托我送过来的。”侯卫东自然知道宁月用意,未雨绸缪总比临时抱佛脚强,姑且先在某人心里种一个种子吧。

侯卫东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响,是洪阳,看时间已是晚间十一点了,“卫东打扰了,我没事儿,就看看你酒怎么了?”侯卫东想可没有那么简单,应付几句,洪阳就道,“来一次京想拜访一下周省长,对,明天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麻烦您老弟啊。”“说什么麻烦,老领导现在不是很重要的会一般不参加,我们这些人看看他,只会喜好,那好,明天联系吧。”

宁月已经双臂交叉坐了起来,道,“这个洪阳只怕是要活动活动,我到省里,按照出一进一的原则,只怕要从外面交流来一个书记,当然还要看钱书记的想法,事在人为吗,即便有想法,我还没有动,杨市长、洪书记也不会跟我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