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2章 今夕何夕——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宁月和侯卫东忙完才坐进车,就接了沙州副书记洪阳的电话,宁月爽朗道,“洪书记,不要那么麻烦,就那个地方吧,好,就在小花园吧?我一个小时左右赶过去,是吗?哦,那你约一下卫东书记吧。宁月挂了手机,扑哧一笑道,“卫东,洪阳和你联系过了吗,他怎么知道你在北京啊,你们是老伙计了,还要邀请你。”

侯卫东不想招惹麻烦,摊了摊手,很不情愿道,“宁书记,我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明面上代表市委跑跑资金,其实还是为来恭贺宁书记早进省委班子。”宁月笑靥如花,格格道,“我哪里那么有分量。”不经意扫了眼侯卫东送的画,女性本能在意礼物,只是更加看重送礼物的人是谁,何况侯卫东出手大方,真性情呢。

随着宁月市委书记的升迁,沙州市委的格局要随之一变了,市长杨林和副书记洪阳都要活动活动,按照惯例市长升市委书记,副书记升市长,可省委一般不会这么就地提拔,但是一旦在各个地市磨个圈,如果凭空杀出黑马,说不定市委书记、市长的位置也就没了,只是平调转个圈儿。

杨林属于省长赵建国子侄辈,背靠大树还好说,洪昂没有根系,就是登上副书记这一步,也是周昌全、侯卫东周旋着说了话,此次副书记升任市长的关键时刻要发动关系,周昌全淡出岭西官场,搞不好洪阳就要找侯卫东、赵东,一个是茂云市委书记、一个是省委书记的专职秘书,说来都是能搭上话的,洪阳作为地市的市委副书记,在省委书记面前还没有单独汇报的格。

可这次侯卫东、赵东恐怕都帮不上忙,侯卫东帮不上是因为侯卫东知道下放沙州出任市长是赵东的夙愿,这次赵东可谓志在必得。赵东帮不上忙的原因更直观,因为他要先帮自己上位。一个执着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信念人,要一洗在沙州官场的挫折羞辱,和他商议洪阳副书记升沙州市长不啻于与虎谋皮。

不管怎样,作为岭西官场三弟兄,下一步洪昂的处境就最为尴尬,侯卫东是最早出任正厅实职的,如今已是市委书记,孔东跟省委书记钱永年时日已久,安排个沙州市长也说得过去,洪阳资历最老,年龄最大,在沙州屈居赵东之下,这个中滋味,不是体制中人很难体会。真的兑现那样的局面,担心的恐怕还有杨林,赵东市长携手副书记洪阳,杨林的市委书记恐怕也坐不稳,这样沙州会更加微妙了。

果然一分钟的样子,侯卫东手机响了起来,侯卫东看手机号码一笑,呵呵道,“洪兄,有什么指示?”“侯书记,你老弟这样讲,我只有汇报的份了,我和黎部长在京宴请宁书记,任林度说你也在北京,怎么样,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与民同乐吧。”侯卫东哪里还有推辞的话,老友相见,酒恐怕又要喝大了。

订的饭店是在簋街,也是一家有些年头的饭店,不想老板竟是沙州人,地道的岭西菜,等宁月和侯卫东进了后花园包间,别有清幽气韵。洪阳、黎明俊果然已经在,另外几个一看就是生意场的人。几人方落座,老板就来了,对着家乡领导抱拳打拱,很直爽:“今天大家看得起我一个做生意的人,北京沙州老乡会让我代表作了这个东,这是给我脸啊!我特地请了大会堂做国宴的厨师来了。”
晚上后院也就安排这么一桌,其它人宾客一概不接待。弄得侯卫东还真不知道宁月在北京手面多大。除了几个在京官场生意场成功人士,还有优雅美丽的女士忙前忙后,自然就是沙州驻京办主任郑红梅了,大家老相识了的,生意人最是精明,听介绍年轻人是茂云的市委书记,啧啧称赞,恭敬递上名片。大家说着话,等布下酒菜,开了饭局。

洪阳凑到侯卫东身边低声道说:“卫东老弟,下一步你要帮老兄打算打算哦?”侯卫东不动声色说:“洪兄自己是什么打算。”洪阳眼风指了指宁月说:“下一步不知道市委谁当家?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难,杨林市长是卯足了劲,我上不去,下一届也就去人大歇着了。”

侯卫东叹口气皱眉说:“省委对沙州是怎么个意思,有消息吗。”洪昂说道:“上次省委钱书记视察沙州,偏偏我进京开组织工作会议了,能留一点点印象给钱书记也是好的,我个人哪有单独找钱书记汇报的道理,牵不上线搭不上桥,时不利兮我奈何。”侯卫东心下又叹了叹,这种无力回天的感觉自己何尝没有过,洪阳的老领导周昌全是指望不上了,其实完全还可以走走祝炎的门路。

侯卫东道,“洪兄,祝部长是沙州出去的省委领导,又抓组织工作,你打交道也多,可以探探口气吗。”洪阳嗨了一声不言不语,这个道理他何尝不知,中间还有拉不下面子的成分,在官场清高有个屁用。

侯卫东、洪阳在这个场合也不可能说的太深,大家敬了宁月后,黎明俊过来刻意要和侯卫东碰几杯,上次去茂云大醉一场,他是被侯卫东司机秘书拉回沙州的,被妻子狠狠羞辱几次,这次有些找回一些的味道。
饭店老板不时地过来斟茶递烟,却不落座,这里的坐位是限定身份的。其他在京的沙州籍官员、老板有心结识侯卫东,也要和侯卫东敬酒,于是宁月和郑红梅品着红酒,看着侯卫东推杯换盏操练起来,都惊奇着侯卫东酒量豪气。

一会儿老板上了个菜,叫服务员刻意为侯卫东分了,看去是一道烂炖牛鞭,大家只是呵呵,宁月心里却有些涟漪,下意识更克制喝酒了。酒多了气氛就活泛起来,大家议论起岭西省委省政府的事情,竟然毫无顾忌,说到自己还想进步升官,也毫不客气。看来不是在宁玥面前第一次聚会,大家能想什么说什么,倒也不失一份真诚信任。若是平日里这些人提起自己官场最大的愿望都是缄口不岩的。不但不提还要口口声声大讲要有公仆意识,当然这些表白也没有人较劲认真。

大家醺醺然还算知道主题是贺宁月书记,把握一个度,尽欢而散,侯卫东喝了酒已经有七八分的样子了,握着洪阳和黎明俊的手,很诚挚,想约一起泡桑拿去,可这边见宁月书记安排驻京办的车接送了,也就不多言了。郑红梅有意亲自送一送侯卫东,宁月淡淡道,侯书记我送一下吧,正好顺路的。才挥手道了别。华灯璀璨、霓虹闪烁,侯卫东注视宁月嘴角挂着一丝妩媚的微笑,今夕何夕,应有所属啊,看来要打电话给家里了,就说今晚陪沙州老朋友酒多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