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1章 隔行隔山——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缠绵后往往是慵懒的疲惫,侯卫东感觉越来越飘渺欲呼呼入梦,佳佳却在浴室用花洒冲一通,出来了,已经上了床。撒娇地拉过张卫东一条胳膊,枕了上去,胸顶了下丈夫,靠了靠,声音沙沙的道,“卫东,先别睡,我给你说件事儿。”

侯卫东闭目侧过身搂了一下妻子,表示自己是清醒的,佳佳就开始不紧不慢道,“昨晚莉姐给我电话,说她表弟戴福成在华裕国贸赶巧碰见了你,早说要找你专门汇报汇报得,你到底是什么意见啊。”

昨晚侯卫东和郭兰在一起家宴聚会,千言万语无法诉说,碍着时机不好把握,却又偶遇王成玉、戴福成,侯卫东也不知道做路桥的工程戴福成在秦省长夫人那里转述了多少内容,深恐话多有失,越描越黑,带着睡意咕哝道,“嗯,直说吧,他不就是惦记茂云岭云高速的工程吗?涉及重大工程市委是要公示招标的,开过常委会,定下来叫他来参加竞标吧,我能是什么意见?。”

佳佳嘟起嘴却很有意见,轻拧了一把侯卫东,不依不饶道,“莉姐的表弟那个戴总,也是很玩得开人物,你别那么公事公办的,好歹人家也是岭西知名的慈善家,还打算在茂云捐资助学呢,叫你为难什么吗?怎么说我在市财政局还兼着市慈善总会的副会长,不支持我也就罢了,你这样拿官话搪塞,我在莉姐那还有面子吗?”

侯卫东只是闭目不语,佳佳撇下嘴,愤愤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朱晓琳在茂云的地产项目没有你点头,市财政局这边还没有收到她的土地出让金,她就敢那么铺张,就敢强硬拆迁,听说开发商召集人马在下边还打了人。哼,你不是打黑除恶吗,怎么不管了,你市委书记就不管市委组织部长吗,这里面说不定有朱小勇和罗宁多少好处呢,也就我们我们的关系,换了人弄容得下。”

侯卫东一听妻子话音越加不对,睡意去了很多,半起了身正色道,“别扯那么多,你懂什么是慈善家,现在做生意的人哪个算盘打的不精,赔本还要赚吆喝,捐个款就能和地方政府官员牵上线,场面上摆再哪里,也都冠冕堂皇的,地方官员乐于兜揽这样的角色,你想对公益事业还那么慷慨大方,打了交道,还能亏了下一步要用得着的他们那些实力派官员们,这是拿慈善开路,一路绿灯,一段锦绣,有钱大家花。”

佳佳不服气的紧紧抿着嘴唇,秀目直勾勾盯着天花板,侯卫东很好笑道,“也就你们这女人。会相信在特色的资本市场下有什么慈善家,你以为西方那些普世慈善思想在国内会有生存的土壤怎么的。小佳,我们不管别人怎么做,不该拿的我们坚决不拿,我还想趁着年轻多干上几年,我们别把人做小了。朱晓琳的事呢,市委里不是还有朱小勇吗?我不好开口的,朱晓琳这样搞,小勇最后会很被动的,是好是坏,我看是塞翁失马,难说。”

侯卫东不想给小佳解释那么多,看透了太多官场伎俩、尔虞我诈,就会看美好的事物,多些灰暗。何况随着铁州、沙州市委书记进省部学习班,地市班子一个萝卜一个坑,下一步省委对地市的权力格局是要调整得,动侯卫东不可能,可在茂云怎么实现自己的组织意图。侯卫东是有些想法的,不过是上不可以告诉天地父母,下不可以告诉妻子儿女。侯卫东放任朱晓琳朱小勇兄妹自流,朱晓琳、朱小勇会以为是他给面子,但影响朱小勇在茂云官场声誉,终究会使他本人难成大器的,廉洁从政准则有规定,亲属不得在领导任职地方经商,朱小勇姐弟做项目心切,视野短浅、趋利若鹜,也就怪不得侯卫东了。

佳佳经侯卫东一番说教,其实早醍醐灌顶,冰雪聪明,在官场感悟本不下侯卫东的,只是市委书记有市委书记的水平,视野决定气度,但嘴上还是不服气唠叨道,“朱晓琳的事儿,我不去说她,可以,莉姐一再电话说高速的事,你一定要打个招呼。莉姐跟我好那么久,现在张了口,一点事情办不下来,你叫我怎么见岭西圈子里的姐妹们。”

侯卫东心下冷笑,脸上毫无表情,不可否认秦省长夫妇和自己家小佳交好,有官太太们姐妹对了心思的一面,可侯卫东不相信这其中就没有权力利用的作用,从政治利益层面,秦路和自己是有渊源的,现在的官场关系什么最牢固,有利益捆绑的关系最牢固。

侯卫东舒展一下胳膊,长出一口气,叹道,“小佳,你也不想想,她张这个口,表示的是多大的胃口,你以为是盖几栋楼、修段省道公路啊,岭云高速上百亿的工程,就是中介一下,转包出去,过手也要赚个十几亿的,你就敢叫我打招呼。”
佳佳惊得嘴张成O型,好久没有合上,呆呆的看着侯卫东,她还真不知道岭云高速工程里面还有这些猫腻,莉姐要为表弟承揽高速工程,她是理解的,人在台上的时候,不积蓄些,权力过期就作废了得,

在官场滚打多年,侯卫东夫妻逐步高升,两人完全是得益于侯卫东秘书时期跟的领导的水涨船高,投入感情多其实投入得金钱并没不多少,是侯卫东的背景、能力决定了前途,不然除了上贡在官场别无出路,在上级对下级的任命体制中,尽管也有着不少民主的程序和过场,但真正管用的也还是靠钞票的跑、要、买。用钞票交换官票,是这种交易的一个行规。

通过交易的来官帽子提拔上去的官,又怎能不去拼着命地捞钱上贡,以求买更大的官,捞更多的钱呢,一级一级地向上级上贡,这不就是时下流行的官场潜规则吗,也是最大的潜规则。秦省长夫妻热衷承揽工程在岭西是出名的,玩的滴水不漏,秦路一步步升上来,据说走得就是这个路子,偏偏这样的人也不见出事也上的快。

想到茂云的高速包下来,秦省长夫妇不知道要得多少亿的好处,佳佳胸口涌动着说不出的滋味,是酸涩是激动是艳羡是澎湃,再想想朱晓琳在岭西的地产生意,里面会没有小勇和罗宁的好处一样。国家的钱谁赚了去都是赚,可是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想想吗?什么也不干就简单过过手,也要赚上十几亿,这钱来的也太容易了。

侯卫东夫妻两人一路工作城市转换,一路给自己给双方父母置办房产,还要应付人情往来,特别是在北京安置四合院投资后,侯卫东夫妻手头也没有多少继续了,手头留个百十万在北京生活就更加捉襟见肘,孩子出国留学怎么办,就连在岭西买的车还要调过来用,如果能—何至于这样紧张呢。佳佳想着想着被自己疯狂的念头烧得成了烧饼,翻来覆去。再看身边的侯卫东已经酣然入梦了。

第二天开始,侯卫东就依照相关部委的主次,挨个儿登门拜访起来,有关部委的领导也就拨冗光临,一切都还顺当。正应了侯卫东的猜测,有些掌握要害的领导,借着酒遮脸,也提到些朋友们是做高速的云云,侯卫东本来只需汇报汇报,感谢感谢,就完事了,现在也只好虚言欢迎欢迎,参加茂云高速施工建设就是对茂云的支持。

其实以侯卫东感触,特别市地震局郭老的提醒,茂云地质条件令人堪忧,重点基建工程特别是高速,要格外把好关口的,也就交给胡铭南是放心些,至于有些关系需要照顾,如果能按照套路来的话,到时候和**说说,分包些标段分一杯羹打发关系户,也就很够意思了。

两天下来,该拜访感谢的部门也都去过了,该表示的意思也表示了,该请客吃饭的也请过了。侯卫东准备联系宁月见面。侯卫东试探着打了宁月的手机道:“宁书记,报过到了吧,我可是等着宴请上级领导呢?”
那边宁月犹豫了一下,听着是在寻找合适通话环境,一边说道:“开学典礼开过了,晚上沙州市委的老伙计约好了,你过来吧,大家老同事一场,聚聚。”话音一变格格道,“我们之间还讲什么上级不上级,你什么时候又把我当过上级,呵呵,我在博物馆说的那件事情你办了吗,我给朋友交代好了的。”

侯卫东听的心神俱摇,宁月高贵风情,真的说不出的诱惑,干笑几声,还是犯难说道:“这件事情不能麻烦别人,我在北京就是睁眼瞎,你给的地址,这一时半会儿哪里找去?”

宁月嗯嗯沉吟,显然是考虑安排来着,几秒的样子说道:“卫东,你别担心,下午吧,我腾出时间,陪你过去,我再叫个懂古玩的朋友来。他眼光很毒识货,说不定我们能淘出什么宝贝,忙完我们一起晚宴,来的是洪书记和黎部长。”

洪阳和黎明俊一个沙州市委副书记一个组织部长,都是宁月市委这边得力的人,赶到北京是题中应有之意,恐怕市政府那边的人,要忌讳敏感些。侯卫东很欢喜和两位老哥喝一番,就点头说:“宁书记,都由你安排吧,不过晚饭我来请。”宁月嫣然笑道,“客气什么,我们也不是外人。”侯卫东想回一句“那你是内人了”,想想还是欠庄重,嘿嘿笑了笑。

那边宁月便开始打电话,约她的朋友,然后就从中央党校赶过来来接了侯卫东。宁月的朋友是个书法家,留着长发,很有艺术家的范儿,见侯卫东很客气,看宁月和侯卫东等了一会了,一下车呵呵说,“我是接了电话马上动身的,北京的路太难走了。”

三人进了潘家园,这是古玩市场,据说这个地方古玩店最初的老板,就是清末皇宫的太监们,大家你一点我一点,一点点从皇宫内倒腾出来些文物古董来,这个地儿的名气越发大起来,从末代皇帝时紫禁城库房那场莫名其妙的一场大火后,潘家园的好物什儿越来越多了,中外古董商络绎不绝,暴发户层出不穷,成就了京城第一古玩市场,行当分的精细,青铜器、古瓷器、金玉器皿、字画——-

现在的市场是真品赝品交叉,泥沙俱下,难得淘上一件好东西了。河南禹县、宝丰仿制烧的瓷器、唐三彩,江苏邳州仿的老玉,加上不知道那些墓倒出来的,加上家传珍宝的名号,琳琅满目中也就斗气眼光了。
在一家前铺后作坊的老式建筑,宁月的朋友的朋友迎了出来。隔行如隔山,这里行规所限,做赝品的彼此是不问姓名来意的,侯卫东点了画作名称,电脑里面定了画样,看朋友的面子,要了八万八千元,老板说也是图个吉利。

宁月的朋友说道:“这幅画请的人绝对值这个价的,再装裱一下,人工作旧,足够个本钱。“侯卫东执意刷个整数十万元,宁月摇手制止了,呵呵道,”他们这些人不显山不漏水的,个个都是亿万富翁身价,要不怎么搞收藏呢,你就别那么多事了。“

事后侯卫东才知道,其实北京城里有那么些书法绘画名家,是专门替办事情的人写字作画送礼的。往往是事先联系好,在办事之前预收了款子。书法行情大概一万块钱一个字,还一点的画作就要十万元起步,你说好送谁,什么时候要货,完了上门来取货就行了。

至于收到字画的人,把字画在古玩店怎么折算还原成现金,就是他们业内自有约定的了,这种隐晦贿赂的方式,侯卫东听的时候故作镇定也不吃惊,没来由叫人笑话没有见过世面,只是淡然道:“真是把文雅之事也搞的花样百出,难怪各省市驻京办这么不好撤,不在北京浸淫些时日,只怕开展不好与上级部门沟通的工作?”

宁月的朋友呵呵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北京所谓北漂的文化人很多,不乏璞玉天成有才的,在不成名之前,仿写名画也是填饱肚子的意思,没有这样的市场日子不好了呢。我这朋友联系的画家算是潜力股吧,仿得画很不错的,只怕将来要成名的,,老贝,把最近收的画弄来看看。”

那个朋友就去了内室,宁月呵呵道,“总是老贝老贝的,他不是不姓贝吗?”朋友呵呵道,“他是旗人,老说祖上是贝勒爷,同行圈子里都开玩笑叫他老贝,时间长了,也就叫开了。” 说话间,捧出一个古色古香的木盒,侯卫东很熟悉这种盒子,自己家暗格存着的盒子就是这样的红木盒子。
老板小心翼翼从里面抽出一幅古画,纸张泛黄。水墨有些迷离,色彩也暗淡了,只见画的远山近水,空谷长瀑,飞泉峻石,疏林空檬,兼有茅舍几间,野舟独横。侯卫东也不懂画,瞅了半天不敢做声。

宁月朋友吸了口气,低声说道:“月月,我的意见是这幅画你收了吧。”宁月也是有些喜欢,推辞道,“我国家干部,说的俗些别介意。我懂得欣赏,未必有那个闲钱。”侯卫东听了笑了笑,“老板您开个价,我们听听。”

老板一本正经说道:“这画我研究过很多次了。说真的,依我看,这幅画绝对是名家大作。只是题跋模糊了,可是水墨画的风格、构图结构。布景笔法、用笔干练,找古画专家总能推断出来,现在估价难说,不过少于二十八万,我是不出手的。”

宁月问朋友道,“你能断出来那个名家吗?”朋友嘿然道,“既然是古画,能流传下来,肯定有一定道理,题跋落款湮灭,估计是古人人为的,一般情况下是为世代传家,又担心画作名气太大,招惹祸端,遗祸子孙,可谓用心良苦啊。”

那边老板请侯卫东刷卡付订画的钱,侯卫东不忙,很诚意谈了谈也要这幅画,经不起侯卫东慷慨,先说后不改得,两人成了交,侯卫东足足刷了四十万元,等回来坐下去,侯卫东对宁月说话了:“是真是假,难得喜欢,我信先生眼光不差,这幅画不管真假,我送你了。”
可能是侯卫东的爽快叫醒了老板的懵懂,收了钱后惋惜的直摇头,后悔出手太仓促了,一边啧啧不止一边很惋惜的把画卷起来,装好给了宁月,称赞侯卫东道,“这位先生不懂画,但是很懂出手时机啊,真是大家手笔啊。”

侯卫东谦虚说道:“我不懂画,隔行如隔山,但古画的行情还是略知一二。现在通胀压力空前,留那些钱做什么,大家都涌向房地产炒房子做地产,我看艺术品市场一样,也差不到那里去。”

宁月却直摇头,说:“卫东,这太贵了,我可受不起,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可没有什么回赠你的。”侯卫东见朋友和老板又去看其他藏品,就微笑着目光凝视宁月道,“你给我的,恐怕才是我怎样也还不了的。”宁月感觉侯卫东此举是真心的表示,情话带出暧昧来,也就红晕着脸庞欣欣然,心里涟漪一片,低声道,“那你就不要还了。”官场男女也是饮食男女,如果惺惺相惜有错,这绝对是两个人一生唯一的特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