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0章 北海公园——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此次来京是要走走送宁玥到中央党校省部级学习班形式的,这些事情往往形式大于内容,一切尽在不言中。而像他这样自忖场面上走得开的,岭西省委省政府同仁、沙州市委市政府班子成员、沙州市属重点企业老总,都知道殷勤的时刻到了,都会轮次来京,跑一跑和宁书记照一面的,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贵人相助、彼此提携是官场的不二法则。

侯卫东不想在第一时刻宁月见不到自己。宁月之于侯卫东,在岭西到北京培植关系,穿针引线、开拓视野,这种官场的惺惺相惜很是难得的,更何况私下暧昧情切呢。官场禁忌也好、政治成熟也罢,都不允许他们春风野火,可偏偏玩火就那么刺激。

官场上的女人一帆风顺、扶摇直上,是“上面有人”最全面的写照,要吗是上面的人脉关系能左右人事,要吗实实在在是上面有大权在握的男人,宁月当属是第一种情况,以宁月铁腕强势,能力有魅力有,绯闻却没有的女官员,很少见的,越加神秘越有敬畏心,岭西很少有人知道宁玥仕途底细,宁月强势地位更加超越了。

大致知道的好像宁书记是从中央宣传部下放岭西省委宣传部挂职锻炼,怎么又逐步出任了沙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的。现在竟然要进岭西省常委,大家就不得而知了。私下地市书记会议小聚时,也探讨沙州宁月书记下一步是要做省委宣传部长的,侯卫东笑笑摇摇说不知,心道宁月去宣传战线不假,只怕是先做做省委常委、省会城市的市长、书记,要去中央**部做副部长的。

侯卫东要代表茂云市委感谢一下相关部委领导,还要陪父母完完全全体检一次,还要好好陪陪女儿慧慧好好转转风景区,还要去宁月指点的那个潘家园朋友那里,搞一副张大千的高仿真画作,如此如此的,要腾出时间见见李晶很难。
更何况是隐形炸弹一样的女人,无知者无畏,过往的荒唐就算了,知道了祝炎和李晶若即若离的利益交织,再去招惹无疑就是饮鸩止渴了,李晶是美籍企业家,是有法律空挡可钻的,不担心有个闪失。侯卫东不是不贪恋男女情事,但也要有自己的底线的,市委书记有个闪失,别说对不住老领导周昌全的心血培养,也对不住茂云刚刚有起色的局面,说高尚些,自己对茂云是负有历史责任的,这是党和人民的重托。

侯卫东太极手法道,“请李总放心,茂云市委一定会主持公正招标,打造阳光工程,我个人是对李总的实力,是很有信心的,在北京还要带同志们走走,实在抽不出时间啊。”

李晶没有等侯卫东说完就挂了,侯卫东想不到那边的李晶,玉面上挂着两珠清泪,两人以事业而聚,做企业谋利而开始,而今以谋利益而虚与委蛇,情爱阴晴不定,人世间,熙熙攘攘都逃不出一个利字。侯卫东是别样聪明的人,也许已经闻出什么味来了,缘分因为利益而止,情何以堪,李晶要强惯了得,也不禁黯然神伤、无语凝噎。而无根的情爱何时是个尽头,对侯卫东何尝不是一个难言的休止符呢。

侯卫东到四合院都临近中午了,院子正热闹,一排排青菜青色厚重的发黑,排列整齐,身居闹市取田园情趣,北京这样的大都市,难能可贵了。周昌全背着手站在菜园子边,正给侯卫东父亲侯敬海卖弄,“老伙计,有了虫子,我是手工作业,这些青菜才是真正绿色食品,吃起来放心的很哦,吃不完我叫老婆子做成泡菜。”

侯敬海不外行,蹲下来看看土壤的墒情,佩服的不得了,“周主席,您日理万机的,怎么有时间上绿肥,侍弄这块地肥得很呢,也不缺水,怪不的青菜长势这么好。”周昌全似乎被挠到痒处,拉侯敬海看自己修得鱼池子,“这里放的是我从水库里钓来的,一会收拾条鱼,味道还不错,以后有的是时间,我们带着孩子去水库钓钓鱼,痒痒身子骨,呵呵。”
那边周昌全夫人和刘芬之、张小佳、罗宁唠的是家长里短,周夫人很慈祥,“装修、家具、电器什么的,都是家装公司搞来的,那些成套的被罩什么的。我叫小雨都先水洗了,刚出厂子那些料子上有化学品,直接用了不健康。”小雨是周昌全家的保姆,很麻利的姑娘,房间都打扫几遍了得,正忙的整理行李呢。

张小佳八面玲珑一心多用,听那边周昌全和侯敬海说一会儿叫收拾鱼,忙赶几步道,“老领导,卫东来过电话了,中午定在全聚德了。”周昌全呵呵不乐意,“没有那样的道理,这样,叫送些菜过来,还是在家的好,也不是没有地方,在家亲热些。”

罗宁和周昌全有渊源的,周昌全和罗宁的妈妈是一个大院长大的发小,从小罗宁叫周叔惯了的,见周昌全和侯卫东一家如此亲切,有些醋味,心道侯卫东、张小佳还真是人物,人情练达,没有根系在官场也逐步运营起来了,这样下去,前途不可限量。格格道,“小佳,按周叔意思办吧,小勇没有和卫东一起来,我叫他拐弯带厨师、服务员和菜过来好了。”2005年饭店已经有外包做宴席的业务了。

小佳扯了一把罗宁,打趣道,“好好,听你的,在北京你就是宁格格吗,你说你的额驸来了,还不该快去补补妆接驾,倒吩咐额驸安排厨子安排吃喝的,真是霸道。”小慧慧正看浴缸里五彩斑斓的金鱼出神,也是平时格格剧看多了,听妈妈说格格,回过脸小大人一样正色问道,“妈妈,谁是格格啊。”把大伙逗的哈哈大笑。罗宁扭一把慧慧的小脸乐道,“你啊,你就是我们的小格格,慧格格。”

忙碌的时间总是飞快的,周昌全也真的给侯卫东面子,请侯敬海喝了珍藏有些年头的茅台,据他讲还是八十年代参观茅台酒厂收的精品。大家用饭的时候,朱小勇、罗宁照应的很是得体,侯卫东一家就开始在北京的起居生活,侯卫东心里很有些对不住朱小勇的心思,自己权力格局重于朱小勇个人的加官进爵,尽管自己有些权术的味道。政治权术之所以在今天仍然长期被人们普遍鄙视,不仅仅有凶恶阴谋的味道,也说明了社会制度和社会道德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封建统治者遗留下来的玩弄阴谋诡计的政治现象理所当然地遭到了人民大众的唾弃和谴责。以现在侯卫东七零后年轻官员一代风气,接受不了,还是不忍心的善多一些。
就政治斗争而言,权术的运用是不以人们道德观念的褒贬而客观存在的政治现象。手段的运用,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中国古代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实践,为后人留下了极为丰富的值得从正反两方面来研究的遗产。权术横行,促使中国封建官场形成了许多积弊,如结党营私、媚上欺下、妒贤嫉能、内部倾轧、明哲保身等。这些官场积弊,不可能一下子消除干净。因此,研究政治权术对于我们进一步肃清封建专制主义的积弊也具有一定的意义。

侯卫东秘书习惯,知道周昌全要午休的,很自然提醒周昌全,周昌全呵呵道,“我下午一般是钓鱼去,隔壁地震局郭老一会就要过来的。”侯卫东疑惑道,“地震局?“”周昌全道,“嗯,是国家地震局的,跟过李四光,了不得,这边院子安置的都是文革被整过的同志,有一定级别的,落实政策给的院子。”

侯卫东哦了哦,指了指西边的邻居,笑了笑道,“那边呢,我见门口好像是外交部的车。”周昌全鼻翼不经意掀了一下,淡淡道,“是外交部的一个副部长,很有架子的人,没有怎么来往的。”侯卫东就想此人不好接触,官架子大了,除了中南海的那几人,他们眼里放得下谁,周昌全不感冒,那看侯卫东岂不就是看渺小沙粒一样。

听周昌全又说道,“你买的这个院子,以前住的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可惜性格太直,分了院子没住多久就过了世,孩子们一场浩劫吓破了胆,都发奋努力在国外发展,有了房改政策后,姐妹们商议处理院子,倒了一下手,这仍是个便宜,倒便宜了你,我跟着也享了清福啊。”

周昌全过去很少这么话多的,此一时彼一时了,就是现在的侯卫东在下属面前,也是惜字如金,想来金口玉言的基础就是权力了,没有权力,再多的话也是不值钱,越不值钱就越加话多不吝惜了。侯卫东在老领导面前随意一些,嘿嘿道“我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说福气,我跟了您才是有福气的。”周昌全听着马屁舒服,就听外边有个洪钟声音喊了,“周老,您在家呢。”周昌全哈哈道,“说曹操曹操到,”不用说就是地震局的郭老了。

听周昌全介绍年轻人是岭西茂云市委书记,人物俊朗举止有礼,郭老很欣然,呵呵道“听周老提起过,是高足吗?年轻人有出息啊,岭西这地儿,我去考察过,现在大峡谷都蓄了水,茂云和宜州金川县交界地区地壳薄弱,早晚有次大震的,你要留意哦。”
周昌全呵呵道,“你这文革整怕了的人,奉行万事当头只讲一默,现在怎么又乱开口了,你要是早开口,也许唐山大地震情况还好些呢。”郭老摇头一叹,“当年黑专家、臭老九哪有话语权吗,不说了,钓鱼去。”

两位老头兴致勃勃调车而去,侯卫东可上了心,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天灾可孰,人祸难饶,涉及茂云桥梁、道路、建筑还是严格按照图纸施工,确保万无一失的好,任何投机取巧、懒惰懈怠,最终验证都是抱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侯卫东可不敢拿前途开玩笑,自己在岭西处境明面还可以,随着周昌全的淡出,一旦闪失,侯卫东心里还真没有底气哪个会下死力周全自己的。

女儿慧慧非要去北海公园,侯卫东精力还足,张小佳也就勉励而行,反正还要出去到超市采购一番,侯敬海和刘芬之却没有哪个兴奋劲,特有老年人置办家业的观念,催促小三口去玩,就不动声响打理生活起居的繁杂。

两位老人一面忙碌一面还要接听大儿子侯卫国,女儿侯小英的电话。儿行千里母担忧,父母远行儿女也多挂牵。侯卫国还稳重把持得住,侯小英听母亲备述侯卫东在北京安置的四进四合院子,简直就是一座小王府,心里痒痒的,想要坐飞机立马赶过来,一睹为快。直喊“妈,您也给我打扫出来一个房间,我陪您啊住上一段时间。”刘芬之眯着眼睛呵呵道,“好啊,我正愁没有人给你小侄女做岭西菜呢,她姑姑来,那敢情好。”惹得侯小英直撒娇。

适逢2005年白塔纳入修缮计划,正在修葺,墨绿色的防护网把白塔遮掩的严严实实,海面倒影着美丽的白塔,是看不到了,张小佳心情却格外的好,丈夫能干,女儿乖巧,一家人也算搬入京城,有身份地位、生活富足、温馨幸福,算是命运垂青阿弥陀佛了。小慧慧看不了人文遗迹的历史沧桑,童稚热心登舟湖面荡漾,一家人就开了游船,侯卫东惬意半躺小船上,看母女格格欢笑相互拍照嬉戏。

佳佳的好情绪延续到晚上,也不知道新环境的缘故,侯卫东也没有睡觉的意思,女儿早早去堂屋休息了,和奶奶刘芬之占了大起居室,西套间就是侯敬海的卧室。前院除了客厅,西厢房是保姆的,保姆用的是刘芬之娘家远门亲戚,信得过还上心。

房子老是老了点,可所有的内部装饰细节讲究,从新布局了给排水,舒适度不亚于别墅。洗过澡佳佳换上粉红的棉睡衣,在梳妆镜前拍了水,抹了霜,左看右看自己婀娜身姿,“喂,侯卫东,你怎么不去找老领导聊聊,侯卫东笑道,”老人早睡早起,不是以前工作作风了,明天早上我陪他晨练跑步去。”接着侯卫东嗤的一笑,“佳佳,你整个就是一个初北京的乡下妹子,看你一天臭美的,没有见过世面似的。”佳佳哼了哼,“我是乡下妹子吗,得了吧,你以为在北京很了不起吗,充其量你就是一个小支书,还说我。”

侯卫东突然想到一个朱小勇讲的乡下妹子打电话有支书的典故,呵呵大笑,乐的喘气都粗了直按着肚子,佳佳疑惑道,“疯子,又冒什么坏水呢。”“我想起来小勇兄讲的一个乡下妹来北京的典故,太好笑了。”佳佳不相信,晒道,“你别一冒坏水就找朱小勇顶缸,快说说看,什么典故,逗乐了我,今晚有赏。”佳佳骄傲的顶顶傲人的双峰。

侯卫东夸张地做出垂涎欲滴的样子,佳佳也回应做了个鬼脸,开始忍着不笑了,侯卫东也故意正色道,“说是一个乡下妹子一个人来北京打工,想到电话局给家乡的妈妈打个电话,当时一个村里也就支书家有电话,到了电话局,一个男营业员要求先付五十元钱,乡下妹说,我没有那么多钱,但是如果你让我拨打电话的话,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男营业员欢喜道:是吗,那么你跟我来吧。他走进隔壁房间对乡下妹说,进来吧,把门关上。乡下妹照做了,接着他又说,你跪在地上吧。乡下妹也照做了,他接着说,把我裤子的拉链拉开。乡下妹拉开了拉链后,他又说,继续吧,把它掏出来。听到这些。乡下妹就把那根东西掏了出来,用两只手握住,这时候,男营业员不耐烦说道,快,快开始嘛。于是乡下妹将嘴巴靠近那根东西,说道,喂,你好,是支书吗?”

佳佳压抑着格格娇笑,“你们男人真坏,想法好龌龊。”侯卫东呵呵道,“你打电话我肯定不要求你什么的。”佳佳已经靠了上来,舌头抿着嘴角,用意明显的是摸索电话来了,人面桃花,芙蓉出圌水。娇妻别样羞红的美丽,揽进怀里的身体软软的,侯卫东反而硬硬翘了起来。夫妻第一次住在北京自己家里的夜晚,是那样淋漓尽致,侯卫东闭目感受,就女人而言,就妻子是温馨安全的港湾,奢望太多就是玩火自圌焚,李晶不能招惹了,朱晓琳也就露水一场,看来自己在官圌场走得更远,下一步也就看能不能越过郭兰那道坎儿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