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1章 东风和西风(5)——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对于青林镇政府的决定,上青林石场老板们统一的应对之策:按要求停产,不交保证金。

上青林石场全部停产以后,沙益路立刻就无米下锅,公路建设被迫就停了下来,曾昭强接到消息以后,一个电话过去,朱兵就带着梁必发直奔上青林乡。

听说了缘由,朱兵就道:“青林镇怎么能这样,矿山企业出事故是难免的,不能因为出了一次事故,就将所有的石场关闭了,这就好比小孩子做了错事,教育批评就行了,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统统杀掉,就太极端了。”

侯卫东委屈地道:“不停产,镇政府就要停水停炸药,我们是胳膊扭不过大腿,英刚石场和狗背弯石场还要各交三万元保证金,朱局长,从沙益公路开工以后,我们上青林石场天天都在边轴转,没有停过一天,也没有得到一分钱,各石场都是贷款轻营,实在没有钱来交保证金了,如果镇里面强迫交保怔金,石场就真的被挤干血,没有办法进行生产了。”

梁必发是最了解石场情况的,他就打抱不平,道:“上青林几个石场贷款来生产,也算是尽力了,局里是该付点钱。”

全额垫资是李县长和曾局长订下来的,朱兵作为副局长,自然不能如梁必发一样随口乱说,他道:“我马上到镇里去找秦镇长。无论如何也要恢复生产。狗背弯石场地安全措施最好。侯卫东要做好恢复生产地准备。”

侯卫东笑道:“朱局长一声令下,我应该恢复生产,只是保证金的事情,请朱局长给镇里说说,如果能付点钱给我们,当然更好。”

朱兵一行人掉头就下山。

由于马县长率领包括秦飞跃在内的十名镇长到山东寿光考察农业,镇里就只有一个老板——书记赵永胜,见面之后,寒喧几句,朱兵就真奔主题,提出了恢复生产的要求。

赵永胜考虑了一会,道:“沙益公路是县政府的重点工程,我们肯定耍支持,可是上青林石场才出了安全事故。如果不进行整治,再出问题,谁也负不了责任。”

此时沙益路巳是到了全线施工的紧张时期,工期施延一天,就多一天的成本,曾昭强给朱兵下了任务,无论如何也要保证碎石供应。

朱兵就继续做工作,“赵书记,矿山企业出安全事故是难免的,我们的安全措施只是将事故降到最低,所以县里每年才会下死亡指标,沙益路是县里的重点工程,李县长是指挥长,他指示一定要保证碎石的供应。”

赵永胜背*着大班椅,沉吟了一会,道:“这样办,我们派企业办到上青林去搞安全验收,安全达标的,就可以恢复生产,不符合的还是要限期整改,至于保证金,倒是可以缓一缓。”他有些脑怒地道:“这一次石场出了安全事故,田大刀跑得不见人影了,赔款只有政府垫着了,所以镇里强调要收保证金。”

达到协议以后,晃镇长和企业办主任李国富带了三人,跟着朱兵一道上山,通过检验,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就只有狗背弯石场一处。

英刚石场由于是合伙企业,虽然侯卫东极为重视安全事故,可是涉及到投入,就不得不考虑曾宪刚的意见,安全措施就不如狗背弯石场这么彻底。

晃镇长上山前,赵永胜曾经给他打过招呼,所以,他一直坚持只让狗背弯石场恢复生产,其他的石场先进行整改。

随后的几天,狗背弯石场就突然被货车所包围,以前五个石场的车全部集中在狗背弯,从狗背弯的料场一直到公路上,全是等待着拉货的大车。侯卫东将英刚石场的机器和工人借了过来,加班加点地干,还是满足不了需要。

上青林的石头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质量在益杨县是数一数二,面土层浅,开采成本就低,价格就相对便宜,施工方最喜欢用上青林的碎石,上青林石场供应不足,沙益路进展也就极为缓慢。

眼看着施工更到了影响,曾昭强就亲自给赵永胜打了电话,将分管交通的李县长也抬了出来,赵永胜只得同意让上青林石场全部上马。

除了田大刀石场,另外三个石场就重新开工,狗背弯石场的压力顿时就减轻了。

在热火朝天的生产中,94年如黄鳝一样匆匆滑走,95年也就如期而至,沙益公路进入了扫尾阶段,用石量大大减少。

元旦,侯卫东原本准备到沙州,又恰逢小佳妇女干部班结业,妇联

就组织她们游黄果树,侯卫东只得守在了工地上。

1月7日晚上,侯卫东和小佳在电话里闹了些别扭,心里颇不痛快。

如今,侯卫东将打扫办公室和会议室的任务早就抛在了脑后,驻村工作有秦大江顶着,他也懒得去管,拿着镇政府的工资,一心一意的干着私活,日子虽然潇洒,仕途上却毫无作为。

而小佳毕业以后,一直都走得较顺,虽然她拒绝了步高的追求,是步市长以及建委也没有给她小鞋穿,在建委办公室副圭任的岗位上干得颇为顺手,被推荐参加了沙州市组织的妇女干部班,前途看好。

7日,小佳从黄果树回来,晚上通电话之时,感受到组织温暖的小佳劝说侯卫东要努力工作,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回事,两人就争执起来,仕途不畅,是侯卫东的隐痛,被小佳劝了几句,他的自尊心就莫名的受了伤害,放下电话,难受了许久。

过了一个小时,小佳又给侯卫东的中文传呼机留了言:“对不起,老公。”小准其实也没有说错,因此,她的道歉让侯卫东更不是滋味。早上醒来,仍然觉得郁闷,便早早的来到了狗背弯,狗背弯虽然是一个到处是灰尘和硬石块的石场,却是他的领地,一切由他说了算,在这里,侯卫东除了有利益以外,还有自信和尊严。

热火朝天的石场,让他心情稍稍好转,何红富见他来了,赶紧过来商量事情,把事情商量完,已是十点半了。

正准备歇息,忽然从石场外跑进来一个人,他惊慌失错地道:“不好了,秦大江石场出事了。”

青林石场用炸药的穷式,是用风枪打炮眼,再将炸药装进跑眼里,用导火索点燃来进行爆破,导火索有慢索有快索,遇到特珠情况,还有哑炮,最危险的就是这种哑炮。

秦大江石场有两个放炮员,一个有放炮证,一个人的放炮证正在办理当中,今天当班的恰是正在办证的新手,他遇到了一个慢索,这个慢索也慢得稀奇,整整慢了二十多分钟,这个新手就耐不住性子,认定是一个哑炮,谁知刚刚走近哑炮,灾难便发生了。

这一次死亡事故更加惨不忍睹,放炮员被炸得血肉模糊,更准确的说,被炸得支离破碎,另外还有几人被飞起来的碎石炸伤,幸好全是轻伤。

等侯卫东跑到秦大江石场之时,石场已经围上了许多村民,侯卫东也顾不得礼貌,很不客气地将村民推开,冲进了秦大江石场。

素大江如泥塑一样,眼神焕散,站在石场前,他的石场已有二十多米的高,石壁一层层切上去,站在下面,感觉特别有威压,在他脚前,有一段血淋淋的身体,头也不在了,只有大部分的躯干。

前一次死人,只是脑袋上有一条大口子,侯卫东的心理还能够承受,此时,见到血淋淋的一暮,他忍不住就大口大口地吐了出来,一真吐到了满嘴苦涩。

吐完之后,侯卫东就冷静了下来,秦大江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侯卫东见到紧跟在身边的何红富,道:“何红富,你赶快跑到场镇邮政代办点,给企业办李国富打电话让他们赶快上来。”

村委会主任江上山也来到了现场,他跺着脚道:“到场镇抬一口棺木来,把蒋三收拾起来。”

可是看着蒋三的残体,竞无人敢上都收拾,最后,江上山和侯卫东两人就爬在堆积成小山的乱石前,一块一块地将身体的碎片收拢。

素大江仍然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侯卫东认识这个蒋三,他的两个哥哥都是蛮横之人,如果他们来了,秦大江恐怕无法应对,就拉着秦大江,沿着公路就朝下走,让他暂时呆在何红富家里。

当侯卫东回来之时,蒋家兄弟正在石场发疯一样的寻找着秦大江。一个小时以后,企亚办李国富就带着人来到了石场。

又是在乡政府召开协调会,吵着闹着,仍然将赔偿金谈到了二万六千元。

三个月的时间,接连出两起安全事故,虽然不是群死群伤,仍然让县里极为重视,派了纪委、乡企局组成调查小组,到青林镇了解情况。

由于被炸死的蒋三拿不出放炮证,这件事情就有些微妙,不单钝是安全事故。

镇长秦飞跃面对着调查小组,义正辞严地道:“第一次发生事故的时候,我就提出必须停产整顿,如果真的停产整顿,我相信,这次安全事故是能够避免的,但是,上青林石场并没有停产整顿,我们必须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人不是韭菜,生命只有一次,决不能儿戏。”

其锋芒直指书记赵永胜,正是他同意上青林石场恢复生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