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09章 官场利益——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接机的事情提前就安排好了的,侯卫东谨小慎微习惯了的,做事公私分明,少惹非议。家人是由朱小勇夫人罗宁开来了一辆自己的斯巴鲁、老领导周昌全派自己北京政协的车接去的。

小佳和慧慧坐了罗宁的斯巴鲁,慧慧和罗宁贫嘴叽叽喳喳,“宁阿姨,我知道你今天为什么打扮的这么漂亮?”论私交论官面,朱小勇、罗宁和侯卫东、佳佳两家交好百利无一害,罗宁也很喜欢侯卫东的女儿,其实罗宁容貌真的很一般,慧慧的嘴似妈妈甜而已,罗宁很得意指了指慧慧开始掉牙嘴巴格格道,“小丫头,那你说说看啊。”

小慧慧忙捂了下掉牙的小嘴,呵呵道,“小勇伯伯来看你了撒。”罗宁嘟起嘴点了点小慧慧的脑门儿嗔道,“人小鬼大,快赶上小鬼当家片子里的宝贝了,上次宁阿姨交待你的话忘记了没有。”慧慧半低下头眼珠一转老实道,“到北京要说普通话,是吧?”罗宁点头正色道,“是啊,我们不管爸爸妈妈,自己一定要说普通话,还要学好英语,不然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怎么和全国小朋友、全世界小朋友说话交流呢。”

慧慧马上开心举手格格道,“英语我也会啊,点头YES摇头NO,见面就要SAY HOLLE。”张小佳紧抱一下女儿亲了亲,心里很是欣悦,换了环境,对孩子身心还是有益的。但愿慧慧能忘却那段黑色的记忆。

幸好周昌全坚持派车,不然几大件行李就够难为的了。市委年轻的同志,张罗装了行李,等侯卫东父母坐进了车,目送了事。周昌全司机从周主席殷殷嘱咐里,知道领导和这家人关系亲密,放下京衙门司机的架子,很为热情的招呼老人,一路还介绍些景点和中央机关单位,京片子咬文嚼字的,老两口似乎享受的就不是一般的待遇了。

周昌全调往北京工作,只任了市政协副主席,以岭西省常务副省长的身份,出任一届省政协主席还是够格的,可毕竟调往的是首都直辖市,周其昌做不到“心远地自偏”,对岭西来讲,协调到京就是“庙堂之上、江湖之远”了,这样的安排养老来讲,已经很不错了。

周昌全老两口不住市政协安置的套房,一直住着侯卫东的院子,生活悠闲舒适,侍弄花鸟虫鱼的日子很是惬意的。现在正主儿来了,侯卫东父母过来陪读侯卫东女儿上小学,周昌全老两口倒没有不自然,以周昌全倾注在侯卫东身上的心血,两家是没有那么外气得。周昌全二个儿子全部在国外工作,整的老年人身边很是落寞。其实从内心老人是喜好热闹的。

侯卫东和市委的同志是由茂云驻京办的人来接的,一年中市委书记难得来京几次,驻京办任林度带了三辆车,很是周到。其中一辆军牌奥迪很是惹眼,市委秘书长何书朝啧啧道,“林度同志工作很得法啊,在首都搞得很活,要的、要的。”任林度矜持笑道,“这是方便领导,北京这地儿车堵的出奇,耽误领导出行办事,就是驻京办工作做不好了。”接着就什么也不说了。

侯卫东呵呵赞许看了任林度一眼,挥手示意大家上车。任林度职务轮换,从大市沙州来茂云任职,肯定不是平调了事,茂云官场传出他调往市政府出任副秘书长很久了,却迟迟不任命,常委会也没有人提,看来市委书记没有授意组织部长朱小勇。

能力合适并不意味坐那个位子就合适,为此任林度是有总结的,官场什么本事多都值钱,就是话多不值钱。换成以前的任林度,为驻京办弄来个军牌奥迪,肯定会在市领导面前显摆一番,大讲怎么找的关系,怎么给自己面子,有了交通特权是怎么得意得云云的。现在任林度是以埋头做事的缄默,等待侯卫东对他的考察。侯卫东会心的一笑,也许就是自己的转机。

以往茂云市委市政府领导到北京办事、看个病什么的,都不喜好住驻京办,当时条件是准三星水平,管理真的不敢恭维。郑红梅出任茂云驻京办副主任,自有美女主任的优势,内有茂云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朱小勇暗中支持,外有茂云籍的在京官员、企业家的赞助,当然通过驻京办,这些人也在茂云实现些想法。条件很有改观了,四星水平还是可以达到的。在侯卫东做市长的时候,就明确过,茂云出差到京的干部,餐饮住宿原则是驻京办宾馆,这就更使驻京办如虎添翼。任林度从沙州驻京办转任茂云驻京办,八面玲珑,路子宽广,驻京办更是生机勃勃了。

安顿好,市委秘书长何书朝带交通局长过来汇报,交通局贾局长不像平时那么随意,拘谨站着,“侯书记,报告递上去了,部里批复给省里,就差资金到位了。”楚飞倒了茶,侯卫东才开了口,“老贾,吴书记带你也跑了好几次了,我们争取部里支持很重要啊,这样明天市委出面宴请一下部里的领导。”

秘书长何书朝接话道,“侯书记,今天我们这边同志都不要喝酒,留下酒量给明天,有时候领导喝酒也是工作啊,真是辛苦。”何书朝市委秘书长的资格老,侯卫东这个市委书记太年轻,秘书长的马屁拍得就不那么顺溜。

这次跑北京,显然套路是已经铺摆好得,不过是部里司局一级的领导多事,谁能在下面省市,没有用得着人的时候,说什么副书记三两酒就醉态可掬陪不来,一定要和市委书记见一面较量较量,那简直是笑话。

侯卫东不这么看,部委的人还能缺酒喝吗?环云高速投资上百亿,部里的人非要市委书记出面,是不是要分一杯羹,揽些工程呢。毕竟这些话说给吴北京,吴北京大可一推了事,这事还真是市委书记说了算得事。

和同志们都照了面,侯卫东自己开车就回家了,在北京的四合院一天没有住过,以后就等于在北京那个安了家了,侯卫东像个孩子一样新奇着,融进岭西他没有什么新奇,融进北京生活,有说不出的一种滋味,就像多年前的黄宏宋丹丹的一个小品,这是祖国的心脏,家里什么都有,家里有亚运村吗,现在比喻的话,应该说是北京2008有奥运会,其他地方有吗?

手机响起来,侯卫东想应该是宁月,宁月是第三个知道自己隐秘手机号码的人,郭兰、李晶、宁玥这三个女人交织,尽管都是明智理性的女人,可谁侯卫东早晚会出什么事情,侯卫东小心翼翼走着平衡木,叹了一声,掏出手机一看,是李晶。

“卫东,我见你一面怎么就那么难啊。”侯卫东听出李晶的幽怨,这个认定自己的女人,在年少轻狂的时代,和自己经历创业的历程和爱欲的疯狂,有骨血相连的儿子,李晶不嫁就把他们俩栓在一起。“李晶,我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市委把我的时间安排死死的,电话里说不一样吗?”“不,一定要面谈,我感觉你是在躲我。”

李晶这句话点在点上了,侯卫东多得何止李晶,从在祝炎家里大清早的偶遇了张木山和李晶,侯卫东就感觉出异常,不自觉在下意识躲避着这两位耀眼的企业家,和亿万富翁企业家做朋友是政府官员的通病,侯卫东也不标榜异类。

可是祝炎在茂云任市委书记,一味只看GDP数字,导致矿业开发的乱局,叫侯卫东收拾摊子,现在还心有余悸,甚至张木山、李晶大发开矿财,圈占矿产资源,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更是不敢想象。

“我躲你做什么,于公来讲,你是茂云的财神,于私来讲,你是—” 侯卫东卡了壳,现在的侯卫东和李晶痞话越来越少了。李晶冰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和侯卫东那层隔膜是什么,这也是她移民国外,海外上市的原因。

她和张木山不一样,她相信权力,但她不相信一个人的权力,把宝押在一个官员身上,企业是很危险的,党一旦认真起来,任你是谁,都要吐个干干净净的。这是很多国内富豪移民的原因所在,洗清原罪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资本积累的过场哪有清清白白的呢。张木山本土情结严重,人脉关系也都在国内,跟李晶去美国商务考察过,对办绿卡要在国外居住至少半年这一条就不认同,李晶没有劝解什么,不走就是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希望张木山是个特例吧。

“卫东,我知道你现在在北京,实话告诉你我也在北京,我不勉强你,你有时间就告诉我。我说说我的态度,茂云的南浦区的地产、岭云高速,我们东晶集团的地产、路桥都要去参与得,我摸过朱晓琳的底,她一向只在岭西市做地产项目的,幕后是岭西市委书记黄大炜的,沙州、茂云这些都是我起家之地,没来由项目都由她来做。我参与竞标只希望你不帮我,也不要给我设置门槛就好。”

侯卫东有些心虚,自己承诺朱晓琳是基于朱小勇的面子呢还是和朱晓琳春风一度呢。“李晶,我是市委书记,对于支持茂云建设的朋友都是欢迎的,设置什么门槛啊。”

李晶哼了一声,不相信道,“侯卫东,要是茂云南浦区地块招标公告期限就一周,参与竞标的开放商要交保证金一个亿,提前没有内幕信息,谁来得及运作,这些小手段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也不明白,朱晓琳取得一小块协议出让地段就志在必得的大搞拆迁,也不怕影响不好,耽误了她弟弟朱小勇的前程。”

侯卫东听了心一动,茂云官场的人大致都知道朱晓琳和朱小勇的关系,而自己和朱晓琳扯一起只怕也是顾及了朱小勇面子,从目前茂云市委的格局,副书记吴北京任市委常委、人大主任没有什么差错,朱小勇上位市委副书记只怕要掂量,组织部长上面还有分管组织的副书记,要是朱小勇直接出任三把手,依他北京的根系,只怕市委以后的组织工作自己未必就的得心应手了。
侯卫东索性靠边找了车少的地方停了下来,反正是军牌车,享受特权,一边思索心事一边听李晶阐述地产伎俩。嗯嗯着,心道常务副市长刘天明还能再干一届,跟自己在市政府配合的就很好,按照正常晋升,出任市委副书记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叫朱小勇出任常务副市长也是最合理的进步,正是多赢局面。

朱小勇非要运作上位市委副书记,侯卫东明面也不能说出什么来,现在有朱晓琳在搅局,只怕对朱小勇还是有负面影响的,以省委钱永年谨慎缜密的思维,顾及影响,就是上面有人给朱小勇打了招呼,提一步任常务副市长也就交代了,大跨步市委副书记就未必了。

侯卫东出于自己集中权力的想法,是顺着思路油然而生的,回过味儿,很有些对不住朱小勇的意思,自己发迹真还有朱小勇的协助,可是再要他把这个人事思路从心里剔除出去,只怕也是万难了。还是那句老话,官场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而利益的取舍,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

官场人人都求升官,升官就是为了提高待遇。官场魅力所在,职务级别上去了,政治的、精神的、物质的种种待遇一应水涨船高,扑面而来。每一个看似小小半步的进步,里面也有说不尽的玄机,讲不完的差距。朱小勇懂这个,刘天明也懂,这在侯卫东面前,是权衡本地干部和外来派系的难题,就目前来看,拉一把刘天明的意义,远大于朱小勇的上位,这是体制内摆得上桌面的。

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的待遇,明面上是侧重不同,其实分量也是不一样的。中国官员的待遇如果仅仅按照政府规定恐怕也未必有人看得上。真正具有诱惑力的,恐怕是职务背后那些有形无形的、若明若暗的各种利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