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04章 邻家是缘——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心情有些阴郁,又打通妻子的电话,“小佳,你给老贺打个招呼,让你们局派个车,看能不能现在赶过来。张小佳一惊,“怎么了,是慧慧身体不舒服了吗?前两天我到家看孩子,还好好的啊。”听侯卫东解释是触景生情心里不好受,就在心里一笑,很开朗道,“现在看女儿可怜,知道心疼了,你忙的顾不上我们娘儿的时候,都干什么去了,没事,慧慧还是很向往北京的,会习惯北京的生活,那边有爸妈跟着,还有周省长、罗宁两家照应,不用担心。晚上还有个会,我第一次参加就缺席,不太好。”

女儿在电话旁边听了几句,喊着妈妈,侯卫东就把手机递了过去,孩子的声音带着压抑的哽咽,“妈妈,我想你。”那边的佳佳心里很不好受了,泪珠婆娑,好言呵护,“慧慧乖,明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带你去北京,,去一起陪慧慧看看新学校,好吗?”慧慧很乖巧,很童真的用力点着头,“好,妈妈你说话算话。”“妈妈可不像你爸爸,从来说话算话。”

楚飞和韩明帮着收拾着去北京的行李,又分别把行李放到车里,还好侯卫东家有私车,一个车还真装不了。还要订票去,忙完也不吃饭,都是跟侯卫东跑熟了得,没有那么多客气,两人一出门感慨连连,“领导真不是人当的,你看侯书记,辛苦疲惫还要东奔西跑,最普通的天伦之乐也是奢侈的了。”

“侯书记辛苦疲惫,你可春风得意了,你漂亮的丁香花是从天而降,跟侯书记不到一年,也解决科级待遇了。”韩明是心服口服侯卫东的,也不辩解什么,在市委书记这儿,他是有些资历的,“楚大秘书,你知道晏子平怎么去西路做的县委常委吗?少说多做,要说进步,你可比我快啊。”楚飞少年习性,喜好和司机韩明开玩笑,听了韩明的话很不好意思,其实这些话是当年晏子平说韩明的,两人相视一笑,呵呵上车而去。

北京那边从装修、家具、家用电器早已经到位,见家里也没有什么可整理的,都坐了下来,侯卫东陪父母闲聊,母亲刘芬之感叹道,“阴差阳错的,我和你爸带慧慧去北京了,郭师母也搬到紫云苑了,做邻居了。”

侯卫东本来很慵懒靠着沙发给孩子削苹果,一怔坐直了身子,“妈,哪个郭师母?”“你有几个郭师母?就是华州学院郭师母啊,她的女儿就是你的那个同事郭兰,现在了不得,代理一个什么服装品牌,光在岭西就做了好几个直营店,赚钱就在紫云苑给郭师母买了房子,可不是又和我们做成了邻居了吗?”

前段时间郭兰还让侯卫东操心挑选房子,还一定要大的,还要收养个女儿云云,一直忙的顾不上,中间郭兰只是说资金周转暂时不还侯卫东那一百万了,原来是买房子,这里的房子买下来可不是一百多万了吗?也太巧了,要知道侯卫东提前帮郭兰选房子,这么也不会让她买在紫云苑,这不是添乱吗?

见侯卫东怔怔的不相信的样子,刘芬之道,“那儿是郭兰那个女娃儿给你爸、我买得秋装,这孩子碰到我和你爸,惊奇的不得了,执意要表示表示,你看郭师母在上海手术,我一直也没有去,现在又作邻居,明天我们去北京,少不得今晚过去坐坐,一会儿你开车去买鞋礼品去。”

侯卫东懵懵懂懂点了头,又想起来还要先去岳父母那边取张大千的画,连道“好好,这样吧,爸妈,我先去那边一下,你约约郭师母,我一会出去一起吃个晚饭好了。”刘芬之点了点头,和郭师母都是大病一场从死到生,同病相怜,总有说不完的话,“好,都是老人了,我们就和郭师母家坐坐吧,你说他们家多好的人啊,你看她家的兰兰,那个俊哦,三十出头了还像二十来岁的年纪,温柔贤淑,老头子我再有个儿子就好了。”

父亲侯敬海年龄偏大爱犯困,听说道“老头子”才睁开眼回味一刹那慢半拍呵呵道,“你以为人家兰兰就能看上我们的孩子,那孩子心气高,前段时间看房子的那个台商,很有风度的年轻人,我还以为是呢,谁知道郭师母说只是生意伙伴,也是要在岭西买楼办公司的,听说生产基地就在你们茂云。”

这个侯卫东倒是知道,点头道,“那个是林羽凡,岭西这边是分公司,总公司在宁波。”

见母亲刘芬之忙着翻号码给郭师母打电话,侯卫东的心怦怦的,忙起身说“我去准备准备,还要先去那边取东西。”见侯卫东指了指岳父母那里,刘芬之撇了撇嘴,刘芬之是温和和蔼的人,做老师很慈祥,从不刻薄的,现在这样可见有什么意见,只听母亲道,“你那个丈母娘现在闹的可凶,佳佳去茂云当局长,她是死活不同意,说什么这么做,是侯卫东摆明了嫌弃他们两位老人,慧慧去北京又不叫他们带了,怎么说来说去,就是我们侯家对不住他们张家。说白了不就是小佳去茂云任职,断了他们的财路了吗?现在谁还上她那边的门呢。”

父亲侯敬海关键点上一点不迷糊的,瞪大眼睛道,“老婆子少说几句,身体好几天,看你的话又多了,孩子多大了,怎么做,儿子心里有数。”刘芬之哼一声,又叹道,“郭师母一家人多好啊。”侯卫东心里翻来覆去,一会**辣一会酸溜溜,说不出来的滋味,就开门出去了。

侯卫东去岳父母那边取画,岳父还真是惶恐,很难为情把画给了侯卫东,“卫东,叫你为难了,这个我和你妈真不知道这个—-”“爸,别那么说。”一边小心翼翼审视着这个紫檀木盒,别人眼里这是一幅名画,侯卫东眼里却是个心腹隐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