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02章 知足常乐——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一曲打击乐《牛斗虎》还真是惊心动魄,很是投入的乐师激情之余,一只鼓槌失手掷落舞台,也只是前排寥寥几人会心一笑。一张一弛之道,稍后是采集古墓壁画的舞蹈动作,经现在重新编辑加以配乐而成,很是柔美的舞蹈,演出的汉装女子恍若嫦娥,长袖浮云流水,身材婀娜多变,真有敦煌飞天之美,翩若惊鸿了。

侯卫东和宁月陶醉在仙乐飘飘,心神交会之际,侯卫东的手机不合时宜震动起来,侯卫东给宁月一个抱歉微笑,拉开手包,低声道,“宁书记,我接个电话” ,宁月柔柔,嘴角带笑,眨了一下眼睛,点头会意。

出了古乐大厅走到外面的走廊,侯卫东一边寻找卫生间一边接通手机,电话是李晶打来的。自从前一段时间大清早在省委组织部长祝炎家,莫名其妙遇到张木山和李晶,侯卫东心里对祝炎的茂云时代就不免揣测臆想。

老领导祝炎倒是很坦然,说过支持民企,鄙夷国企的理由,侯卫东很不以为然。对于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是霸王了石油、煤、电、气、通信、铁路、钢铁等国家命脉行业已久的,所谓拆分反垄断也是堵堵老百姓的口而已。

堂皇央企它是共和国的功臣也好,它是最终买单的消费者憎恨的吸血鬼也好,它是国家蛀虫的温床也好,地方党委政府犯不着意气。

在场合上侯卫东还是极为推崇为茂云经济发展做出贡献的民营企业的,可心里却适当保持着距离。谁知道张木山、李晶和原市委书记祝炎有多么深得瓜葛呢,张木山和李晶可是祝炎带到茂云的,在市委书记惠顾下,不发财都难。

侯卫东能轻易趟这趟浑水吗?侯卫东态度超脱,可谓用词很热烈,心下很淡然。

在接待省委书记钱永年晚宴上,侯卫东当着面,对飞达矿业、东晶矿企的老总,赞赏中带着殷殷勉励,不失市委领导风度。眼下有地位的领导面对身价亿万的老板,如果光是赞赏有加,不那么风轻云淡地勉励几句,难免露出艳慕向往的意思,就显得掉格了。

现在官场正常收入是不足以体面的,绝对的清廉是很难的。就拿海瑞来说,于1558年在浙江省淳安县当县令,他向老百姓征收的银子只是前任的7%,前任征收的银是他的14倍。这一大笔不义之财,主要部分用于接待过客和孝敬上司了;孝敬上司的那部分,又有一大笔转为上级政府接待过客的费用。虽然这笔多征的一万多两银子违反了中央的规定,虽然有点黑,但不是独吞的脏款,依据“非义之义、非礼之礼”,这笔银子符合官吏集团内部的“义”得到了合乎常识分配的。因此,这笔钱不是“黑钱”,而是 “灰钱”;于是搜刮和瓜分这笔灰钱的人也不是“黑帮”,而是“灰帮”。灰在什么程度之前仍然可以算白,那是有命名权的人贴的标签,体现了他们的利弊权衡,与现实利害格局所“局定”的真实身份是两码事。

侯卫东自己创业奋斗过,也算是家底殷实富有,有底气带出的气质就不是刻意的。于是乎在钱财上现在的侯卫东是越来越谨慎了,张木山被谢绝了几次见面的重礼之后,也意识到侯卫东更加城府了,在李晶面前不咸不淡的点了点。李晶是感觉侯卫东越来越不主动兜揽自己,也是气头上,更有些感触。

“侯书记忙什么呢?我这次回来可是约你两次了,怎么也要抽出时间,好让我向您单独汇报汇报工作才好吧。”“呵呵,李总,卫东不敢当,海外上市的企业,您是茂云的第一家,放心,上市当天,茂云市委市政府这个绿叶绝对衬好你这朵红花。”

李晶暗暗咬了咬银牙,这是私密手机,她来一套公事公办,侯卫东还真的给她来一套客套的虚话。“侯卫东,你是真支持我还是假支持我,没来由见见我,就影响你当书记吧,你要见我也要见,不要见我也要见,你说在哪里吧,要不然,我在岭西总部等你。”

侯卫东皱皱眉头,李晶什么事情这么急切?呆久了独自留宁月在里面不好,想来自己和什么女人纠缠也不会有什么隐患,唯有这个李晶个性强手腕硬势力大,跟自己一场本不求名分,就是少年轻狂,可儿子一天天大起来,难免李晶的想法越来越强了,侯卫东父母骨肉情真,知道后又去了美国,态度暧昧,更唤起了李晶要侯卫东异国认子的心,作为侯卫东感到日益腾挪不开、捉襟见肘了。

沉吟片刻侯卫东一字一顿,“李总,我要去北京出差的,回来后,你有时间的话,我在市委等你,我们再谈吧。”

“好,那我也去北京,正好我要去北京取个批件。我们在北京再联系。”安顿好女儿入学的事宜,侯卫东难免还要和宁月有些什么活动,听了侯卫东心里没有底气,连忙问李晶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说说看,能解决的我立刻照办就是。”

李晶本不想这么突兀,没有男女情调铺垫,直接摊开有些亵渎两人感情似的,无语片刻,听到侯卫东那头哗哗啦啦一通,也就释然了,这是侯卫东在卫生间呢,没有男人敢在接李晶电话的时候这么随意,何况还是一个有身份的市委书记。“你也不害臊,在女人面前这么放肆。”侯卫东憋了好久,痛快出了口气道,“那要看是谁的女人?”

不管侯卫东是有意还是无意,李晶较劲的心舒缓多了,“卫东,你很不够意思啊,你可以不额外照顾我们的企业,可你也要一碗水端平,保持基本的公平吧,为什么南浦去城中村改造的项目不允许我们竞标,高速标段的招标资料有人早拿走了,我们路桥公司边也没有摸到。”

侯卫东心里一惊,“不可能,方案市委常委会还没有研究,什么都没有拍板,谁还能另起炉灶吗?”

李晶嗤然一笑,“你以为我是傻子啊,市委没有定下来,那朱晓琳会兴师动众在南浦区做地产方案吗?高速项目你没有定,北京那一家高速公司会过来茂云吗,那家是做大工程的,在岭西是从不做项目,倒不是说它实力不行,是人家看不上,你这么说?”

侯卫东无言以对,李晶继续道,“祝炎书记在茂云,好歹还给我们这些老合作的朋友一些面子,你倒好,别忘了我李晶是路桥、房地产起家的,我什么都参与不了,你叫我下面的路桥、房地产公司怎么看我?”

“李晶,你听我说,茂云黑恶势力的惩处定罪还没有完成,下一步市委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护市场规则的透明公正,涉及工程一定面向社会公开招标的。”

“别给我说什么打黑了,打了茂云的黑社会,还有岭西的黑社会,南浦区旧城拆迁,没有朱晓琳在岭西找来的地痞流氓,我就不相信会拆的那么彻底那么顺利,在茂云敢这么干,不仅仅是有个市委组织部部长的弟弟,只怕市委书记也是—-。”

侯卫东愕然了,朱晓琳和岭西的地痞流氓有关联,这点他一点不怀疑,做省政府副秘长的时候,他本人就和那些地痞流氓干过仗。在李晶酸溜溜的语境中,两人挂了电话。出了卫生间的侯卫东有些愤慨,旧城改造指挥部刚定了班子,就该胡搞瞎搞的,朱晓琳啊朱晓琳,有一场风流只怕要自己费些周折,这个女人真叫人头疼。

净了手走到大厅门口,只见等候席上杨柳什么时候坐在那里了,眼睛红红的,联想宁月说的夫妻为要不要孩子的争执,呵呵劝慰道,“杨柳,怎么不进去呢。”杨柳像受惊的孩子,站起来招呼,“侯书记,我您这么出来了。”

对于安排过自己工作机遇、房子的侯卫东,杨柳是说不出的尊敬和感激。侯卫东坐了下来,示意杨柳也坐下来,想想还不能说宁月要上调走的消息,“杨柳,你自己有什么想法,也要给宁书记提提吗,沙州几个县市,基础都不错吗?”杨柳腾的脸红了,不安道,“侯书记,我不是做领导的材料,能为宁书记服好务,我就很知足了。”

侯卫东打趣道,“知足常乐,呵呵,别那么没有出息吗?那有一直服务下去的秘书吗?能干的同志,还是要去基层磨练磨练的,在沙州跟我的李兵,你是知道的,现在不就是在沙州静海县做副书记了吗?。”“李兵我们常打交道的,现在他可不是文绉绉的,主持静海县工作很大胆,静海拆迁上方的堵一次市委的门,要不是宁书记发话支持,李兵肯定是要检讨的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