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章 疯狂之夜(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1993年6月30日,沙州学院里充满了毕业前的离愁别绪。

学院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相对而立,中间的两个排球场和三个篮球场就成为楚河汉界。女生宿舍背后是实验楼,男生宿舍背后是一座无名小山。小山上树木和杂草颇为密集,自然成为学生们谈情说爱的圣地。

和室友吃过离别前最后的晚餐,侯卫东顺着小道上了山,来到了固定约会的草丛。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女朋友张小佳仍然没有露面。他暗自焦急,不停地看着手表。

小道上不时有姿势很亲密的情侣经过,这愈发让他心急。终于,小道上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等到小佳走进了草丛,侯卫东将她拦腰抱住,恶狠狠地亲了亲脸颊,道:“时间这么宝贵,你怎么能迟到。”

“我是女孩子,天然有迟到的权利。”

小佳仰头迎接着侯卫东暴风骤雨般的亲吻。等到侯卫东亲够了,她才解释道:“段英一直在哭,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劝住。”

段英是小佳的室友,毕业分配到益杨县绢纺厂,其男友分配到湖北省的一家国有企业,两地相隔数千里。当分配结果出来以后,段英就意识到分手不可避免。可是当真分离之时,所谓潇洒如瓷器一般不堪一击。

侯卫东庆幸地道:“幸好益杨和沙州只有三个小时车程,否则我们也要面临考验。”

沙州是岭西省的地级市,下辖有益杨、吴海、临江、成津四个县,四个县分别位于沙州市的东西南北,呈众星捧月之势将沙州市围在中心,益杨县在四个县中经济条件最好,而且县城里有一所大学——沙州学院,名气比其他三个县大得多。

小佳使劲地在侯卫东胳膊上掐了一下,怒道:“如果超过三小时的路程,我们是不是也要分手。”

侯卫东急忙讨饶:“我不是这个意思,哎,轻点,我道歉,道歉还不行吗。”

哄了一阵,小佳这才高兴起来,依偎在侯卫东怀里。

为了今天晚上的约会,小佳特意穿了一套橘色套裙。在夜色中,衣服什么颜色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衣服款式。这种上下两件的套裙是约会的最佳服装,所谓最佳,必须满足两个条件,既方便情人抚摸,又能在遇到紧急情况时迅速复原。

小佳浑身无力地靠在侯卫东怀里,任由一双贪婪的大手在身上游走。明天是离校的日子,此时她心乱如麻,紧紧抱着男朋友。

侯卫东嗅了嗅小佳的发丝,轻声道:“我胀得难受。”

小佳早有思想准备,低声道:“今天,我给你。”

三年来,侯卫东一直在等着这一刻。他变魔术一样取出床单,这是冬天的床上用品,离校以后,旧床单也就无用。他准备用旧床单来开辟一个新时代。

小佳没有想到侯卫东连床单都带来了,浑身烫得厉害,嗔道:“你挖了一个坑,就等着我跳下来,我现在不愿意了。”话虽然如此说,她手脚却没有停下来,帮着铺床单。等到床单弄好以后,两人疯狂地搂抱在一起。

谈了三年恋爱,两人除了没有完成真正的性爱以外,其他所有事情都做过了。经过一阵抚摸,两人气喘吁吁地躺在了床单之上。

小佳仰望着繁星,担心地道:“会不会怀上孩子。”

侯卫东得意地从一旁衣服里取过一个小盒子,道:“小佳,你看这是什么?”

小佳惊讶地道:“避孕套。”

“正是,我买的十块钱那种。”十元钱,对于1993年的学生来说,是一笔不大不小的开支。为了彰显其价格,侯卫东特意说出了价格。

»